文學樓 > 玄幻魔法 > 盜盡諸天世界 > 第405章 一家團聚

盜盡諸天世界由文學樓(m.dingdian999.com)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救我的和尚法號天心。
    他是個很有名的大師,上過很多電視節目,也出過書。在他的幫助下,我到了一個非常清凈樸實的庵里修行。平日里就抄抄佛經,打掃屋子院落,偶爾有游客捐香火錢,就幫忙接待。
    在這里的日子,我過的非常的平靜。我頭疼的毛病也很久很久沒有復發過了。我不用再吃藥,甚至在山中修行禮佛的一年多里,我的記憶也漸漸恢復了很多。
    雖然還有些不全,但沈刑的死,我已經徹底記起來了。
    時至今日,我再想起沈刑葬身火海的畫面,已經不會和從前一樣激動自責了。我可以冷靜的看淡過去,但是依舊不敢回去面對葉寒遇。
    自從認識葉寒遇到現在,都已經過了十四年了。十四年里,我所經歷的一切都恍如噩夢般。我雖然不后悔和他相識相戀,但不的不承認為了和他在一起,我付出的代價太慘痛了。
    爸爸,表哥,沈夏,沈刑,還有我那個無緣的女兒……那些在我生命里無比重要的親人朋友都一個個離開。雖然我看新聞知道白薇已經判刑了,何天宇也死了。可是,以后呢?
    從前,我以為周霖坐牢,所有的苦難都結束了。后來,有了白薇。誰知道以后還會不會有別的什么人呢?
    我的命太硬,克親。
    遠離葉寒遇和嘉言,是我能為他們做的事。
    只要他們平安幸福,我愿意在這里吃齋念佛,為他們祈禱一輩子。
    這天,開春,山間的櫻花開滿枝頭。
    來山上賞花,順便燒香祈福的游客絡繹不絕。
    我坐在蒲團上,整理佛經,朦朦朧朧間,視線里多出了一雙皮鞋,錚亮漆黑的男士鱷魚皮鞋。
    我盯了好一會兒,慢慢抬頭,一張熟悉的面孔猝不及防地扎進我的眼里,讓我的心臟驟然跳停。
    那瞬間,我的嗓子失去了聲音,不知道該說什么。一年多不見的葉寒遇,面容憔悴了好多,卻依舊是那么的帥氣。他站在陽光下,身姿筆挺,讓所有的游客都成為他的背景板,黯然失色。
    我垂下眼眸,不敢繼續看他,但想到離開他的時候,我還有瘋病。即便現在不瘋,也可以繼續假裝失憶,不認識他。
    “這位先生,是來解簽文的嗎?”我抬眸看著他,像是面對陌生人一樣禮貌微笑。
    葉寒遇仿佛受到了什么打擊,原本重逢的喜悅瞬間消失,落寞又浮上眼底。他緩緩地蹲下,伸出手想要來摸我的臉,“林笑……”
    我下意識的側過臉,躲開,皺眉說,“麻煩你放尊重一點。”
    然而我的冷漠拒絕對他來說并沒有什么用,他依舊我行我素,隔著小案幾把我往他的懷里拽,緊張又珍重地抱著我,哽咽說,“我找了好久,我在河邊找到你的鞋子,我還以為你死了。你還活著,真好……”
    不知道為什么,聽見他的聲音,我的掙扎都變得徒勞起來,心痛的根本沒有辦法拒絕他,心和回憶都像是被刀子一刀刀割開,直面血淋淋的過去。
    我在他的懷里抬頭,看他淚流滿面,驚愕又心疼,“別哭。我……”
    我終究還是沒辦法繼續裝失憶,“葉寒遇,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天心大師告訴我的。”葉寒遇拉著我的手,聲音極盡溫柔,“他知道你的身份,卻把你藏了一年多。要不是看在他救了你的份上,我一定會把他的寺廟都拆了。”
    天心大師嗎?
    難怪前不久他還特意過來看我,問我最近心境如何,得知我恢復記憶后說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話,什么出世之后便是入世,人不能逃避一輩子亂七八糟的話。原來,大師那時候就打算把我供出去,讓葉寒遇把我接走。
    明白天心大師的想法后,我也不掙扎了。
    葉寒遇既然已經找到這,就肯定不會繼續任由我在這里生活。反正,我心里有佛,在哪里都一樣可以誠心祈福。
    雖然我心里已經投降了,但葉寒遇看我一直沉默,還以為我不愿意,又抓著我的手,放在他長了胡渣的臉上,露出一個難看的笑,“林笑,兒子和我一樣想你了。回家吧。”
    “嘉言他……還記得我?他不恨我嗎?”
    不恨我這個不負責任又狠心的媽媽。
    輕易的忘記他這個兒子,瘋了大半年。
    恢復了大半記憶后,也膽小懦弱地不敢回去見他。
    這樣的我根本不配當他的媽媽。
    葉寒遇細語溫柔地哄我,“嘉言討厭誰,都不會討厭你。我和他說,你在國外治病,他一直都等著你回家呢。”
    原本我都打算回去的,但一想到嘉言,我又膽怯了。
    我皺了皺眉,看著葉寒遇,“其實,我沒有完全恢復。這一年里,我雖然想起了很多事,頭疼的毛病偶爾復發過一兩次。但是都是因為我心靜,遠離塵世的緣故。我怕,我怕回去后,萬一有一天我又受什么刺激,瘋了呢?孩子好不容易習慣了沒有我的生活,讓他再次面對一個瘋子媽媽,太殘忍了。”
    “老婆……”葉寒遇不再喊我的名字,像是急于表面什么,宣布他對我的占有權,喊了我老婆,然后就徹底抑制不住情緒拔高了音量,“不會的。你別想那么多。我保證,我給你的生活會永遠都會比現在的你都要平靜幸福。你會是嘉言最好的媽媽,不會再發瘋。如果我做不到,就罰我這輩子都不得所愛,永世孤獨。”
    他的嗓子透著沙啞,難忍而刺痛,卻莫名的堅毅。
    我下意識害怕他的毒誓,連忙握住他的手,嗓音低沉黯啞,“別說了。我跟你回去。”
    “好。”葉寒遇得到我的首肯,高興的像個孩子一樣,激動地把我抱了起來。我雙手環住他的脖子,聞著他身上的好聞的味道,感覺和做夢一樣不切實際。
    我仔細看著他一步步帶我走,他濃密的眉,深邃的眼睛,挺拔的鼻梁,性感的薄唇,深深嘆氣。
    雖然面對他的時候,我心底里始終有一份揮之不散的愧疚感,源于我的幸福建立在沈刑的犧牲上。我每一次面對葉寒遇,都會想起沈刑的死,想起葉寒遇為了救我,拋下了沈刑。但我終究還是不忍繼續折磨這個愛我的男人。
    沈刑對我的付出,我已經用了一年多的時間去緬懷紀念。
    以后的生活,我應該試著放開這個心結,為自己,為我的兒子丈夫而活了。
    我這么寬慰自己,任由葉寒遇將我抱出庵里,抱進他的車子里。
    車子開動后,山林的櫻花紛紛倒退,我的思緒也和風中的花瓣一樣飛舞,飛向遠方。
    ……
    葉寒遇開車把我帶回了海城。我再一次回到這個讓我痛苦的城市,心變得沉悶許多,臉上的笑容也變得僵硬。
    踏進久違的婚房,墻壁上依舊掛著我們一家三口的全家福照片,還有老爺子的照片。我的眼眶變得發熱,說不出話來。
    葉寒遇一直緊緊握著我的手,不容我逃避,給我力量,“嘉言晚一點才放學回家,你先洗個澡,好好休息。”
    說著,他走著我走回臥室,帶著我去浴室,又親自幫我放了一一浴缸的熱水,讓我泡澡。
    我坐在浴缸里,聽著他幫我放的輕音樂,緊繃的神經確實松懈了許多。
    “頭不疼吧?”他幫我擦背,小心翼翼的樣子。
    我搖了搖頭,失笑地說,“我又不是瓷娃娃,哪那么容易頭疼。”
    “可在我眼里,你比瓷娃娃都嬌貴,像水晶。”葉寒遇抬手輕撫著我的臉,大拇指的指腹輕撫著我的臉蛋,癢癢的,“我一直很后悔。在失去你的這些日子里,后悔我沒有好好照顧你。當年你失蹤四年,我都沒有覺得那么煎熬。這一年,你不見了,我覺得我都要瘋了。如果不是還有兒子,我真的撐不住,會死的。答應我,以后別離開我,好不好?”
    聽到他這樣軟弱的話音,我內心震撼無比。我從不知道,他也會那么需要我。這些日子里,我放縱自己的軟弱,逃避了一切責任,竟是他一直在替我受罪強撐。
    這世間,哪里有什么歲月靜好,不過是有人替我負重前行罷了。
    “好。我不會離開你和嘉言的。我保證。”我哭著承諾他,發誓一定會治好自己的心結,找回全部的回憶,不讓自己的神智再失控錯亂,任由頭疼的問題惡化。
    洗過澡,換上干凈的衣服,葉寒遇又溫柔的給我梳頭,幫我吹頭發。動作溫柔,指尖穿插過我的秀發,觸碰到頭皮,帶著酥麻的電流,一路流進我的心底。
    我在山林隱居了一年,也消失了一年。嘉言在這一年里長大了很多,多得我看著他的照片,差點都認不出是自己的兒子了。
    即便我心里做好了準備,可是看見他背著書包回到家,出現在我面前的那刻,我還是愣住了。
    當年他還是一個身高只到我大腿的小男孩,現在已經到了我的腰間,眉眼長開了許多,更加像他的爸爸了。我以為他會怨我,哪怕不怨我,和我也會變得生疏,結果他看見我的那刻,就噔噔地沖了過來,直接摟住我的腰。
    “媽媽!媽媽,你終于病好了嗎?”他一見到我,眼淚從他明亮又漂亮的眸子里涌出來。
    這一刻,我心底頓時泛起無盡的酸澀,眼睛也紅了,蹲下身,輕撫著他的臉蛋,喜極而泣,“是啊。媽媽病好了。想起嘉言了,想起媽媽的小寶貝了。嘉言長高了,越來越帥氣了……”
    “媽媽,嘉言好想好想好想你。”嘉言像個委屈的孩子,哭花了臉,使勁和我撒嬌。
    對這個孩子,我始終都覺得愧對。
    從他出生開始,我就在他的生命里缺席了很多年。我一直說要彌補他,卻總是讓他經歷一次又一次不好的童年回憶。
    這一刻,我才無比明確自己的回來是最正確不過的決定。
    幸虧葉寒遇找到了我,給我回來的勇氣。不然,我肯定還在那自我懲罰,把自己藏起來,不見他們父子,自以為是最好的安排。
    我哽咽的幾乎說不出話來,只能將兒子抱在懷里,過了好一會兒才說,“媽媽也很想……很想嘉言。對不起,媽媽那么軟弱,逃避了一切,把你忘記了。”
    chaptererror();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

文學樓(m.dingdian999.com)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盜盡諸天世界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dingdian999.com

tlc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