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樓 > 歷史軍事 > 權傾南北 > 第二一二九章 為什么要送入書院

權傾南北由文學樓(m.dingdian999.com)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沈婺華站在馬車車轅上向外看去。
    雖然現在是秋天,但是她也能感受到田野之間的勃勃生機。
    而今天下太平,人間靜好,當真是難得的好時候。
    “來!”李藎忱跳下馬車,轉身伸出手。
    沈婺華莞爾,任由李藎忱扶著自己下車。
    李滄海和晉陵公主此時都從后面馬車上下來,向李藎忱行禮。
    “去玩吧,咱們沿著伊水一路玩到龍門去!”李藎忱指著已經讓兩個孩子眼饞的河灘。
    小皇子和小公主都是歡呼一聲,向河灘跑過去。
    “陛下,這樣太危險了。”沈婺華急忙說道,吩咐內侍和禁衛們抓緊跟上去,恨不得直接找兩個人一左一右貼身護衛著兩個孩子。
    “遠遠看著就可以,不準他們下水便好!”李藎忱吩咐一聲,旋即拉著沈婺華的手沿著河堤向前走,“不用管他們,讓他們玩去吧。”
    “可是······”
    “玩樂本來就是孩子的天性,有何不可?”
    “公主尚且還好,皇長子身為大漢未來之君,自然不能······”沈婺華秀眉微蹙,“陛下這樣,要是讓皇后知道了,未免又要說陛下放縱孩子了。”
    李藎忱伸手指了指前面的龍門山:“龍門書院就在那邊了,今天他們玩的開心,以后就有他們的罪受了。”
    沈婺華怔了一下,忍不住說道:“陛下真的打算把皇子和公主們都送入龍門書院?”
    李藎忱正色說道:“這有何不可?”
    “但是······”沈婺華沉吟片刻,還是忍不住說道,“書院之中人多眼雜,誰都不能保證會發生什么。而且孩子們心性未定,若是遇到阿諛奉承之輩,恐怕會有顛倒黑白之舉,亦然不妥。之前在建康府的時候,皇后曾經一度想要把孩子們送入金陵書院,最后也只是讓他們去聽了兩節課便作罷。”
    李藎忱搖頭:“此話雖然不假,但是未免片面。”
    沈婺華頓時感興趣的問道:“愿聞其詳。”
    李藎忱看了她一眼,笑道:“沈姊姊這是打算成為大教育家啊。”
    “陛下就別拿臣妾開玩笑了。后宮之中的姊妹們都信任臣妾,而把孩子們交給臣妾一并看管,臣妾當然不能說把他們送到書院里去就直接送過去,到時候怎么交代?”沈婺華無奈的說道。
    后宮之中因為她年紀最長,所以即使是樂昌等人也都禮讓三分,但是人家禮讓并不代表著你說什么就是什么,到時候樂昌和尉遲熾繁等人追問起來,那不是讓自己難堪么?
    李藎忱笑道:“一來呢,龍門書院的低年級里面能夠入學學習的也基本上都是朝中權貴子弟,面向外界的招生很少,能夠脫穎而出的必然也有過人之處,再加上書院的管理也幾乎是半封閉式的,只要你們這些做娘親的沒有意見,完全可以讓這些孩子吃住都在書院中,每天來往洛陽城反倒并不安全。”
    不等沈婺華說話,李藎忱緊接著說道:“這其次呢,也就是你們擔心的會遇到什么樣的人,這個你們要知道,書院之中的學生,其出身也多半非富即貴,因此意圖阿諛奉承以博上進的可能本來就不高,畢竟他們就算是完全不努力,也有父輩蔭庇,根本用不到來這里討好皇室子弟。而且書院之中,也不是按照身份地位排座次,而是依靠成績。小滄海要是學習學不好,那也要當眾接受懲罰、聽從于班級中其余同學的領導。”
    “這是否有些不妥······”沈婺華忍不住打斷。
    “既然是在書院之中,那就要聽從于書院的規矩安排。”李藎忱搖頭,“在書院院墻之內,只有山長、先生和學生,沒有什么皇子皇孫或者布衣白丁,這是一個書院能夠運轉的根本所在。書院是內府一手締造的,個中規矩難道沈姊姊不清楚么?”
    “這倒是。”沈婺華只能應道。
    進了書院,學生之間就再無尊卑,老師的一句表揚或者考試的優異成績才是學生之間炫耀的資本。
    至于你爹是誰,這并不重要。即使是皇帝陛下來了,對于書院之中的這些當世大儒、在學術界都是名聲遠揚的老先生們,也是禮讓有加,因此就算是皇子又能怎么樣?
    “而且就算是真的有意圖因為皇子身份的原因而阿諛奉承的,又有什么不可?”李藎忱緊接著說道,“人這一輩子總是會遇到善良君子,也會遇到作祟小人,更何況是未來的君主?滄海以后繼承朕的衣缽,總是要有能夠分辨忠奸的能力,知道什么人是真心為國、什么人只是動動嘴皮子,而這種能力往往都不是與生俱來的。你們把他養在深宮之中,只有幾個弟弟妹妹還有優中選優的孩子陪讀,那他又如何能夠培養出來這種能力?難道指望著他坐在皇位上就立刻能夠有洞察天下人心的本領么?”
    沈婺華啞口無言。
    李藎忱笑道:“對嘛,因為真正賦予人這個本領的,可不是朕坐在屁股下的龍椅,而是從小到大的經歷和歷練。正是這些,讓人能夠知道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什么是對,什么是錯。不經歷,又如何知道?不吃虧,又如何有教訓?”
    “陛下所言極是,臣妾受教了。”沈婺華當下頓住腳步,抽出手,鄭重的躬身。
    “沈姊姊無須如此。”李藎忱伸手挽住她的腰肢。
    嗯,還是一如既往地纖細柔軟啊,一點都不像是生過孩子了。
    真不知道沈姊姊是怎么保養的。
    當下李藎忱的手忍不住上下游動了幾下。
    “陛下!”沈婺華一把按住李藎忱作祟的手,“好多人看著呢。”
    李藎忱輕輕咳嗽一聲,回到原來的話題上:“而且書院之中的這些孩子,未來也多數都會成為堪用之才,甚至其中很大一部分人,將會在二十年后、三十年后出現在朝堂上。等到滄海繼位之后,他們就是朝堂上的頂梁柱,到時候同窗之情誼自然會讓他們更加盡心盡力的攘助滄海,而滄海也應該知道他們為人處世的性格和能力,自然也就能夠因材施用。”
    沈婺華頷首:“陛下考量更為深遠,此臣妾等所不能及也,不過臣妾還有一個建議,請陛下接受。”
    chaptererror();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

文學樓(m.dingdian999.com)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權傾南北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dingdian999.com

10bet体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