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樓 > 玄幻魔法 > 都市之我真的無敵 > 第787章 挪移神通

都市之我真的無敵由文學樓(m.dingdian999.com)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沒有過多猶豫,也沒有深入去想,為何此時那神秘莫測的灰原之主會出手,葉星又是接連幾道紫光打出。
    但是,在這幾道紫光還沒有飛過去的時候,那灰色的霧氣,就已經包裹住系統光團,完全消失不見了。
    葉星眉頭,輕皺了起來。
    時隔一段時間,那個神秘莫測的灰原之主再次出手。
    或許,那個系統就跟對方有關系。
    如果是這樣的話……
    那牧清君身上的系統,會不會也一樣,和灰原之主有著關系?
    或者說,就是灰原之主故意放出來的?
    不過,這個想法出現之后,葉星很快又否決了。
    如果牧清君身上的系統,和灰原之主有關系的話,自己就算不知道,但也肯定會感知到一些不對勁的。
    現在,唯一讓葉星想不明白的是,這個灰原之主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可惜,葉星現在的實力,還沒有完全恢復。
    不然的話,他一定要主動去進行調查。
    收回念頭,葉星看了眼趴在地上,已經昏迷過去的邵家棟。
    而后,又看向了驚魂未定的邵陽洪,說道“沒你們的事情了,可以把他帶走。”
    葉星能夠繞過他們,邵陽洪自然是好一番的千恩萬謝。
    接著,又喊來邵家棟的狗腿子,把邵家棟從地上抬起來弄回去。
    他們兩個,卻沒有立刻離開。
    邵陽洪想留下來,看自己能不能做點什么,盡量在葉星這邊刷一刷存在感和好感度。
    邵雪雁留下,一方面,和邵陽洪想法一樣,另一方面,她現在怎么也算得上是圣繡雪影宗的弟子了。
    如今,宗門其他人被困在這,她要是離開的話,于情于理都說不過去。
    另外,圣繡雪影宗的宗主紫玄月,正在趕來的路上,她也想要一睹那位傳奇宗主的風采,同時,看看,葉星到時將會有何種應對方法。
    兩人離去與否,葉星也不在意。
    至于他們的想法,葉星更是不在意。
    在邵家棟被抬走之后,他又看了一眼地上那些個圣繡雪影宗的弟子。
    她們并沒有昏迷過去,一個個都還睜著大眼睛,很是驚恐的看著葉星。
    尤其是,當注意到,葉星又一次看向了她們之后,眼眸中的驚恐,就更加濃郁了。
    害怕葉星忽然出手,殺了她們。
    葉星沒有這樣的想法。
    掃了一眼這些人之后,葉星轉身,看向了西南方向。
    那里,是還扣押著幾十個人的逝水閣所在的位置。
    “開!”
    葉星抬手,朝著那個方向隔空虛握。
    口中,也輕吐出一個字。
    開?
    開什么?
    什么開?
    這是什么意思?
    這位大佬又想要做什么?
    葉星說出這一個字和動作,又讓周圍的人感到很是疑惑。
    他們完全無法琢磨到葉星的心思。
    倒是唐青嵐和小花兩個女人,若有所思,意識到了什么。
    逝水閣。
    中年管事正來回踱步,心中比較焦急。
    他也不知道,總部那邊,究竟什么時候能夠派人來。
    畢竟,總部不快點來超級強者坐鎮的話,他心里就不會踏實。
    誰知道這段時間內,會發生什么事情?
    萬一葉星忽然改變了注意,想要把他們這個逝水閣給夷為平地呢?
    那他豈不是死的都沒地說理去?
    心里有了這樣的想法之后,中年管事就越來越慌,越來越不踏實。
    他想要去找那個黑怕尊者,問一下,總部的強者,什么時候能來。
    但,剛要有所動作,地面,忽然震動起來!
    緊接著,房間,墻壁,都開始顫動搖晃。
    “是誰?何人敢對我逝水閣動手!?”
    這突如其來的異常狀況,明顯不是自然現象,大概率是人為動手。
    心里早憋了一口氣的中年管事,此刻哪里能忍,直接大喝出聲。
    “什么人鬼鬼祟祟?快點出來,在我逝水閣地方動手,是沒長眼睛還是眼瞎了?想死嗎?!”
    中年管事一邊說著,一邊就要飛身出去查看情況。
    而也就在此時,那道令他感到無比熟悉的聲音,傳入耳中。
    “開!”
    簡簡單單的一個字,卻是讓中年管事臉色瞬間大變,眼眸中,浮現出一抹濃濃的畏懼與驚恐。
    是那個人!
    是那個恐怖的家伙!
    在知曉是葉星動手之后,中年管事哪怕心中疑惑不定,完全不知道葉星想要做什么,卻也是不敢再隨意亂動了。
    下一刻,逝水閣的樓外地面,出現了一圈裂痕。
    再緊接著,整座龐大建筑,直接拔地而起,朝著東北方向飛去。
    原地,只剩下了一個好幾米深的巨坑。
    周圍的人看到這一幕,頓時滿臉驚愕。
    “什么情況?發生了什么?”
    “剛剛好像是有東西飛出去了吧?”
    “我看見了,是一座樓房!”
    “一座樓房怎么會飛出去?是成精了嗎?”
    “應該是有大能在遠處施展了什么神通吧。”
    “這個可能性很大……但,那個房子,好像是逝水閣吧?”
    “還真是逝水閣!”
    “我的天啊,是什么樣的大能,敢對逝水閣動手?”
    “朝著東北方向飛過去的,我們快追過去看看!”
    一群人,暫時壓下心中濃濃震驚,也飛速朝著東北方想掠去。
    有人敢對逝水閣的房子動手,這可是一件大事。
    而在這些人前往看熱鬧的時候,又有一行人從空中飛來。
    可是在落地之后,幾人臉色齊齊一變。
    地上,本來是屬于逝水閣的位置,此刻卻成了一個深坑。
    逝水閣,消失不見了!
    “這怎么回事?”
    “逝水閣呢?逝水閣怎么沒有了?”
    “難道是那個葉星做的?不,不可能!他沒有這個膽子,更不會有這個實力!”
    來的這幾人,不是別人,正是以廣千秋為首的,蒼冥圣地等一眾高層。
    其中,云邪公子的師尊,蒼冥圣地大長老梁燦也赫然在內。
    他們來此,就是要擊殺葉星,奪取九星劍,順便救走云邪公子。
    皺眉盯著地上的深坑看了一會兒后,幾人又忽然發現,不少人都在沖著一個方向飛速奔走。
    梁燦想了想,隨手攔下一個修為在入神境的修煉者,問道“這里是怎么回事?逝水閣怎么不見了?”
    那個入神境修煉者被人攔住,看熱鬧心切的他剛準備要發火,忽然注意到,對方穿著的是蒼冥圣地高層服飾,臉色當即微變。
    也不敢有什么不滿,老實又迅速的說道“逝水閣飛走了,好像是有大能施展神通,把整個逝水閣給挪走了,就朝著東北方向飛去,我們正要過去看呢!”
    聽到這人的話,梁燦和廣千秋等人,互相對視了一眼。
    “我們也過去看看!”
    廣千秋臉色略微陰沉,他懷疑,這件事情和葉星有關系。
    梁燦等人沒說話,但,他們心中,也都有這樣的預感。
    于是,幾人齊齊沖天而起,飛向了東北方向。
    與此同時,葉星這邊。
    周圍的人,包括邵陽洪和邵雪雁父女,都還在疑惑葉星究竟在做什么。
    他們,完全看不明白。
    但,幾個眨眼時間之后,他們察覺到了什么。
    齊刷刷轉頭,目光看向了西南方。
    夜色之中,一個巨大無比的黑影,正飛快襲來!
    很快,他們就又看清楚了那個巨大的黑影,究竟是什么。
    那,是一個足足幾十米高的建筑物!
    當越來越近之后,更多的人,能夠看清楚其具體細節了。
    有窗戶,有正門。
    正門之上,還有牌匾。
    上面,有字。
    這時候,許多人,都能夠看清楚上面的字是什么。
    逝水閣!
    這三個大字,出現在所有人視線內。
    頓時間,無數人呼吸都凝固住了。
    旋即,他們驚駭欲絕的看向葉星。
    這,這……
    他竟然是將雪雁城的逝水閣給弄了過來?
    這也太夸張了吧?
    他怎么敢對逝水閣做出這種事情?
    而且,他為什么要這么做啊?
    驚駭,畏懼,敬畏,疑惑不解等等各種情緒,充斥在所有人心頭,極其復雜。
    轟隆隆!!!
    又是幾個眨眼的時間,逝水閣那龐大的建筑,伴隨著轟隆隆巨響,降落在了秘境之門碎塊留下的深坑旁邊。
    地面的震動,蕩起的灰塵,絲毫無法阻止人們視線。
    但凡是面對著正門的人,目光,都一眨不眨,緊緊盯著那緊閉的大門。
    其他地方的人,也趕緊往正門這邊擠,想要看看,里邊逝水閣的人出來之后,會做什么。
    此時,逝水閣大門沒有開啟,但,遠處,在雪雁城另外一邊,追過來看熱鬧的人,過來了。
    天上飛的,地上跑的,黑壓壓一大片。
    廣千秋等蒼冥圣地高層,也在其中。
    等到他們靠近了之后,第一眼,便是看見站在那里,最為英俊不凡的葉星。
    幾人眼眸中,瞬間升騰起一抹炙熱貪婪。
    這一刻,甚至都沒有人注意到,原本放置在這里,最明顯的神碑,已經不見了。
    幾人從空中落下,這個地方人太多了,他們準備想個辦法,將葉星弄到人少的地方,然后對其動手。
    只是,還沒來得及想什么辦法的時候,一直緊閉著的逝水閣正門,忽然“嘎吱”一聲,被打開了。
    。
    chaptererror();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

文學樓(m.dingdian999.com)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都市之我真的無敵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dingdian999.com

10bet体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