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樓 > 玄幻魔法 > 渾天記 > 第279章:苦海過,十載雙生扶桑果 一

渾天記由文學樓(m.dingdian999.com)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桃花村外,淚孤海灣。
沙沙沙......
洛羽踏著松軟的草地,神色恍惚地向前走著。
聽著海浪聲嘩嘩作響,海風徐徐,萬里云空,陽光散落大地,萬籟俱寂,讓人身心無比輕松。洛羽不知道自己為何會出現在這兒,是在夢中?還是自己已經死了......。
嘿!哈!
呼呼~!
不遠處的大樹下,忽然傳來了童子呼喝的稚嫩聲。
聽著頗為熟悉,很熟悉......
本就緩慢的腳步,停了下來。洛羽看向了,那云蓋一般的大樹下,正有一青衣童子,挽袖,舞著一把小木劍。
青衣童子個子不高,膚白俊秀,雖然看著稚嫩,卻雙目有神。那劍舞之聲呼呼作響,雖無銀光灼灼,但騰挪揮劍之際,卻也快慢有秩,剛柔并濟,像模像樣。
望著他雙臂之上,隱現兩塊‘胎記’,洛羽露出了笑容。
這,正是孩童時的自己。他依稀記得,老師剛教會他龍蛇九變不久,那時的自己,舞得最是賣力。
目光越過舞劍的小洛羽身影,在那海灣邊的大石上,正坐著一位握竿垂釣的白衣長衫老者。
望著那老者滿頭華發,正隨風飄蕩,頭微微低垂,顯然又在打瞌睡了。
洛羽遠遠地看著,最終他難以自制地跪了下來。他向著遠處的錢夫子,埋首深深一拜,似有無限愧疚:“老師,弟子讓您失望了。”
砰!
忽然,洛羽的后腦勺上,響起了敲擊聲。
“你是誰?自哪來?到哪去?為何拜我?”
洛羽愕然抬頭,望著眼前孩童時的自己,正用那小木劍頂著自己的面門,一副嚴肅的表情。
二人四目相對,仿佛一剎之間,穿越了時間的鴻溝壁壘,目光交匯到了這一刻。
洛羽‘虔誠’地跪拜在了‘自己’身前,仰頭,驚愕地指向自己:“你能看見我?”
砰!
某人的腦袋上,再一次被小木劍重重地敲了下。
有點疼,這...不是夢嗎?
不等洛羽開口,青衣小洛羽便似小大人般的斥道:“看什么看?你以為你是透明的?要不要我給你拿片葉子來,你再演個全套,來個一葉障目。”
洛羽震驚了,自己怎么會回到過去?又怎么會和過去的自己同處一個空間,相視對話?
想到這,洛羽再次確認道:“你真的能看見我?”
砰砰砰!
小木劍連敲了三下。
小洛羽惱道:“叫你問、問、問!有沒有搞錯?是我在問你,你看什么?”
洛羽低頭,伸手摸了摸臉頰,面具猶在,他心中疑惑!‘自己明明被薛冰兒一劍給結果了,跌入海底,又怎么會出現在這兒?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百思不得其解的洛羽,便隨口回道:“我在看你...練劍。”
小洛羽聞之,頓時一臉不信,稚嫩聲喝道:“胡說!你分明是在偷學。”
緩緩站起身來,望著眼前一臉戒備后跳一步的小洛羽,見他眼珠左右轉動,眼中皎潔閃過。洛羽難道還不知道‘自己’的套路?不用想,便知道這貨,是準備搬夫子這救兵了!
不等小洛羽開口,他便微笑歉然道:“對不起,我沒能成功實現我們的愿望。也許命運讓我與你相會,就是讓未來的我,向過去的你告別吧!”
小洛羽眉頭深凝,看著眼前胡言亂語的面具男,奇怪道:“你這人說話,好拗口,好生奇怪?”
洛羽依舊望著這兒時的‘自己’,見得對方正拿著木劍指著自己,他微笑道:“龍蛇九變,要好好學,它很厲害。”
小洛羽想也不想,便隨口懟道:“這~還用你...說!嗯?”
話音未落,小洛羽便面露驚容:“你是誰?”
洛羽微笑依舊,似寬慰、似勸說道:“若是一切可以回頭,那該多好?哎~既來之則安之吧,這就是你的家。喜歡就去愛,至少,你還沒錯過。”
聞得眼前面具男的話,小洛羽似是被人看穿了自己內心!他驚疑萬分,不斷緩緩后退,極為戒備的問道:“你到底是誰?”
洛羽想了想,便要道出自己的身份:“我是長大后的......!”
‘你’字還未說出口,只聽得遠處海灣大石上,竟突然傳來了夫子的聲音!“小羽,你該回去了。”
“老師!?”大小洛羽幾乎同時出聲。
還不等二人愕然,只見錢夫子的聲音,已再次響起:“回去!”
聞得老師呵斥之語,洛羽苦澀自嘲一笑,‘您老說得輕松?弟子也想回去啊!可我連來都不知道咋來的,又如何回去?也許這是夢中,也許這就是黃泉吧?’
“諾!”不等他多想,身旁卻響起了小洛羽的行禮告退聲。
洛羽愕然地看向,那正用眼神警告著他,后退離去的‘自己’。心中釋然,原來老師是叫兒時的自己回去。也許在這虛妄的過去時空中,只有兒時的他,才能看到我吧?
望著揮舞著木劍離去的‘自己’,洛羽忽然覺得,自己如同孤魂野鬼一般迷失了方向,不知該何去何從。
不知什么時候,洛羽來到了海灣大石旁,站在了夫子的身后。他就這么默默地站著,仿佛是湊巧路過,觀看老翁釣魚的一位路人。又像是一位謙遜的弟子,跟隨在老師身后。
哎~。
一聲微弱的嘆息聲響起,洛羽神色恍惚地看向夫子的背影,看著他華發徐徐飄動在自己身前。
不知為何?他忽然有了一種,想要伸手去觸摸的感覺。
而就在他準備伸手時,錢夫子的聲音竟再一次響起了:“你,不該說,更不該在這兒。”
伸出的手瞬間定在了半空,隨即微微顫抖了起來。
老師正在對我說話!這還是夢嗎...?
淚水自面具下緩緩滑落。
砰~
洛羽跪在了夫子的身后,苦澀微笑:“老師,小羽...回來了。弟子沒用......”
錢夫子那飄動的銀白發絲,如溫暖的手掌一般,輕柔地撫慰過洛羽的臉頰。
他不看洛羽,只遙望茫茫的淚孤海,靜靜的聽著洛羽在身后訴說著一切...。他仿佛是一位慈祥的老爺爺,在傾聽、在溫柔地包容著,自己許久未曾歸家的孩子,所訴說在外的一切坎坷經歷。
不知過了多久,洛羽依舊斷斷續續的說著,仿佛壓抑了很久,又仿佛回到了過去......。
當日落西山,夕陽斜影,晚霞揮灑天地河海時。
夫子終于幽幽開口道:“知道,知道...都知道。”
洛羽抬頭,看向了夫子。
而夫子則接著說道:“不必恨他們,皆是苦海渡,身如浮萍客,又有幾人心由己出?”
不知為何,洛羽一瞬間就明白了老師所說的‘他們’,是指陶師兄與薛師姐。
在沉入海底之時,他便已經明白了。薛師姐之所以會向他出手,是身不由己,為魔所控,而這魔便是自己的陶師兄。
如此,過去種種魔蹤暗衛的出現,便得到了合理的解釋。自己曾被丹老發現體內有魔氣,這應該就是當初曲中醉仙樓那晚,被陶師兄偷偷種下。隨后多次暗衛的出現,應該也是受了陶師兄的命令。
如今,自己已經殞命星辰海底,恨又有何益呢?想到這,洛羽釋然道:“弟子不恨,至少薛師姐這一劍,渡我脫離了苦海。”
“苦海?”夫子之聲,似自問,又似有淡淡笑意:“苦海無邊,涅而不槃,何來脫離苦海?”
洛羽感覺老師話里有深意,他沉思片刻,疑惑而問:“弟子身殞海底,一切過往如夢幻泡影,未來已成空望,已如孤魂飄零,孜然一身,這還不叫脫離苦海?”
話音未落,前方淚孤海已是一片赤紅如火域一般!熊熊烈焰,蒸騰于血水巖漿之上,其內充斥著無盡的哀嚎與凄厲的嘶吼,天地于須臾之間,變得煙云滾滾,灰暗無光,如同閻羅地獄一般!
望著眼前斗轉星移的一幕,洛羽驚呆了!這,還是那海風徐徐,景色宜人的...淚孤海灣嗎?
似是察覺到了洛羽的變化,夫子無視眼前這火紅的世界,頂著滔天熱浪道:“這,便是你心中的苦海,執念猶在眼前,可曾脫得、渡得?”
“這煉獄...是我心中...苦海!?”洛羽驚愕地看著眼前的煉獄,他感受著,這陣陣炙熱,似能將一切炮烙成灰燼的浪潮,還有那直刺靈魂的凄厲嘶吼......!一切仇恨、怨念、欲望...都在這‘苦海’中無限放大,直至宣泄而出滔天赤浪,野獸般的咆哮著,震動天地!
洛羽難以自制地驚懼后移著,眼中映射著血海煉獄,他顫抖喃喃著:“老師,我該怎么辦?”
見夫子未有半點反應,洛羽連忙上前,抓住了夫子的臂膀,如同揪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搖晃道:“老師,您教教我,我該怎么......?”
銀白華發于熱浪狂風下激蕩,夫子緩緩轉頭!
啊~!
洛羽驚駭大叫著滾倒在地,身形踉蹌著不住倒退!只見眼前的夫子,竟然是一副......白骨骷髏!
而就在此時,骷髏狀的錢夫子,竟振動著下顎骨,展開大袖,露出一只枯白的骨手,指向茫茫煉獄海洋,喝令道:“跳下去!不入‘苦海’,豈可...涅槃重生!?”
“不!不!老師,我是小羽啊!”洛羽對于眼前性情大變的骷髏夫子,已心生恐懼!
而就在這時,其身后忽然傳來了,一道熟悉的童子大笑聲:“哈哈哈~我才是真正的小羽,你是奪我身軀的賊子!你個懦夫、失敗者...滾出我的世界!”
洛羽驚駭轉頭,只見過去的自己,不知何時又來到了他的身后!而先前還稚嫩俊秀的童年‘自己’,竟然亦如夫子一般,一副白骨骷髏的模樣!
洛羽頓時驚懼的爭辯道:“不!我不是有意要奪舍的!是你自己命在旦夕,我.....!”
“賊子!還我命來!”不等洛羽爭辯,那骷髏‘小洛羽’已經抬劍極速地刺來!
洛羽見之,慌忙后退躲閃。
哧~!!
腳后一空!
洛羽雙目睜圓,驚恐萬狀的無助叫喊著,落入了滾滾烈焰的海洋中!
嘭~!赤浪如血四濺。
無數的白骨手臂,破浪而出,如同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紛紛爭搶著,發出欲望的嘶吼聲,欲要借助不斷掙扎的洛羽,擺脫‘苦海’煉獄。
一息不到,在滾燙的赤水巖漿中,洛羽的身軀已極速消融...向下沉去。
望著正靜靜地立于石邊,那一大一小兩具骷髏身影,洛羽艱難地伸出了腐蝕不堪的手臂,似要抓住什么?
“老...師~噗!”
赤水巖漿淹沒了他的眼簾、口鼻,直至最后那向上抓握的殘破手臂...!
待得洛羽沉入赤血巖漿之中,周遭竟剎那間回歸平靜。
四方天際,竟隱隱顯露而出五道巨大的遮天碑文!
天地嗡鳴之聲,如道音般傳響......

文學樓(m.dingdian999.com)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渾天記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dingdian999.com

10bet体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