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樓 > 玄幻魔法 > 九元咒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回去的辦法

九元咒由文學樓(m.dingdian999.com)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轉眼之間顧非來到倉啟大陸之上已經過去三年之久。
這三年慶無春已經突破了三千轉的境界,正式的成為一個轉輪鏡高手。
而顧非本身空間道法則之力就是三千余轉,三年以來他將空間道的兩個咒印再次完善了一番。
同時接著修練寒冰道和星道。
有空間道高深的感悟,他在其余兩道的修為也是不弱。
寒冰道法則之力三年的時間已經達到近兩千轉,只有星道弱了一些。不過有著修煉不知道多少歲月的星柯在。
星道也堪堪達到了一千余轉的地步。
現在他身上的法則之力單單外放就可以碾壓眾多同境界修士。
只不過他現在的實力和境界低微,還沒有將種種咒印同時間使出來。
準確的說,空間道的包容之力還弱了一些,他最多只能讓空間道和寒冰道或者空間道和星道同時間使用。
空間道作為媒介還可以勉強的將三道同時使用出來。
但是如此對于心神的消耗過于巨大,同時施展三道,自己的神識壓力反而更大。
三大道的威力反而施展不出來多少。
為了隱藏自己的空間道,顧非現在平日里只是施展自己的寒冰道和星道。
一個是體修,一個是正常的咒元修。所以也不會引起太多的關注。
二者的法則之絲加起來也有三千轉左右,也足以應對倉啟大陸上的一些危險。
“三年了,兩位前輩啊?咱們還沒有到你們說的那個傳送陣嗎?”這一日顧非站在一處俊秀的山峰之上,放眼眺望遠方。
遠山歸于日暮。
流水自去春處。
“閣主,你這著急也沒有用啊。我們倆個多少萬年不曾出世了。哪里知道我海閣留下的傳送陣都毀了。”星柯一攤手,無奈的說道。
這三年來他們遍尋倉啟大陸的處處,許多時候都是在遁行法器之上度過。
可是每到一處隱秘之地,顧非就發現自己尋找的咒印傳送陣被毀壞。
失望之余也只能去尋找下一處。
“前輩,如今時代更迭,多少宗門都在一夜之間興起,又在一夜之間滅亡。哪里還有什么咒印陣能保存下來。”顧非站在山巔之上,搖頭嘆息道。
當初的蠻血宗、幽離門不就是一夜之間就徹底覆滅。
這么久的歲月哪里還有什么咒印陣能留存下來。
“要不閣主冒險去一趟這大陸之上的幾個有些名氣的宗門?”玖茗雙眼一轉也是說道。
這么下去也不是辦法,顧非雖然在修煉,但是這對于一個未來成就空間道主境的天才來說,這速度明顯的太慢了。
而且他們也必須加快顧非的修行。
只是顧非如今一心想回到天準大陸,他們也沒有辦法。
“不行,倉啟大陸之上各大宗門我們都不清楚,動用跨大陸的咒印大陣也是消耗巨大,我們如何能支付的起?”顧非直接就拒絕道。
就連十二音族都有這么兩位道境修士隱藏在星棠界,他哪里可以確定這倉啟大陸之上是否有什么危險。
這可是也有一位主境修士的大陸,雖然整體大陸的實力不如天
準、天葉大陸,但是也是四塊大陸中排在第三的存在。
多少的秘境也是自己不清楚的。
多少的危險也是自己未知的。
大道好修煉,但是生命更珍貴。
他可是還要去見自家的小微微的。
玖茗細細思慮一番,眉頭忽而緊皺,忽而又舒展開來。顧非察覺到此幕,隨即將自己的目光移了過來。
“玖茗前輩有話但講無妨。”顧非頓了頓然后說道。
“是,閣主。”玖茗微微施了一禮,然后紅唇微啟:“如今我二人只有一個化身,否則可以直接穿入天外天,以自身道韻抵擋天罡風的沖刷抵達天準大陸。
如今能回到天準大陸上的方法也就只有從海上慢慢回去了。”
“海上?”顧非和一旁傾聽的慶無春疑惑出聲。
“是,海上雖然危險極高。依舊有天雷海、詭魂霧等等一系列的危險,但是只要合適的時機,配上一些合適的抵御之寶,也是可以通過的。”
“也罷,大不了倒是我二人損毀了這兩具分身來保全閣主性命就是。”星柯大手一揮,也是贊同的說道。
慶無春神情一變再變,連道境修士都要小心應對,甚至一不小心就丟去自己化身的危險。
他們真的能渡的過去嗎?
“去。我們今日就前往臨近的海域,準備前往吧。”顧非點點頭,也不做何猶豫的就答應下來。
接著他轉身對著慶無春說道:“慶......”
慶無春卻是率先打斷顧非的話語:“顧兄弟不必多說,我肯定是跟著你的。就算不是義氣,我也想回去找尋我家主人。”
顧非點頭稱是,他也不想將慶無春獨自留下,只不過這回自己回去風險太大了。
四人決定之后,立刻將飛遁的法寶拿了出來。
海量的天地靈氣匯聚的靈石注入其中,嗖的一聲,四人駕著的長梭一閃消失在落落的霞輝之中。
只留下一條長長的尾跡。
片刻之后,尾跡之下緩緩的飄起一個白色斗篷下的人影。
人影遠眺一小會兒之后又將自身融入周身的空間之中,自此氣息徹底消弭不見。
長梭之上,玖茗忽然之間心中一顫。莫名的不適讓她再次將眉頭擰起來。
“玖茗,怎么了、我看你道心有些不穩。”星柯凝重的問著玖茗。
“我心底突然有所警覺,這般警覺來自咱們剛剛離去的山頂。那里有我隨意丟下的小蟲,只是那小蟲并無多少力量,所以給我的警覺也很是稀少。”玖茗緩慢的解釋道。
這些話并沒有瞞著顧非二人。
顧非心中暗嘆一聲,難道自己又被什么強者盯著了?
自己還真的是招惹的命。
現在他有些后悔自己當初貪戀空間大道了。
“那我們現在折返,將那跟蹤之人抹殺了?”星柯干巴巴的臉上騰起一絲怒火來。
玖茗卻是搖搖頭說道:“沒用了。”
星柯正要再說話,顧非就接過話頭說道:“能讓二位難以察覺,那說明那人手段并不比二位低,我們走后才發現,說明那人是故意暴露。就算回去那人也不見了。”
顧非將其中的各個緣由一一將來,星柯當即恍然大悟。
他活了這么久,還是改不了沖動的性子啊。
“我們此去定要掩蓋身份,盡快的離開倉啟大陸。到了海上,就算是想布局也得有抵抗天雷海等兇劫的實力。”顧非再次補充道。
在那等危險下,想要提前布局是不切實際的。
海上兇劫都是飄忽不定,提前布置終歸是落了下乘。但臨時布置的咒印陣等等局又需要抵擋了兇劫才行。
否則剛剛成型就會被兇劫直接吹得粉碎。
所以最合適的只有帶著人追上來,硬碰硬了。當然這里畢竟是倉啟大陸,他也不確定對方會不會有什么特殊的手段。
若不是想盡快的回去安穩的提升實力,他倒是真的想在倉啟大陸之上歷練一番。
畢竟四大陸都是互相隔絕,難以有什么交流。
能交流的最起碼也得是道境修士或者是一些特殊的元虛境。
這就導致了各大陸在咒印的發展之上有了各自的發展,這對于顧非其實是極為誘惑的。
可惜啊。
接下來的時日倒是沒有什么特殊的事情發生,顧非四人直接就到了西南方向的一處海域。
平汐海。
人生多余恨,萬古誰與談?
清愁自西流,平海汐漫漫。
“真是百聞不如一見,這平汐海倒是清澈之極。”顧非站在一處小島的望海臺之上,舉目看去。
“顧兄弟倒是有心情來這里賞景。”慶無春笑呵呵的走到一旁說道。
顧非努努嘴扮作無奈狀道:“大道修煉練人心神,卻是錯過了這悄然易逝的風景。”
慶無春點點頭,卻是沒再多言。
第二日。
四人向著到中央而去,前一日來時他們正好趕巧碰上出發前往深海尋寶的的修士隊伍船只。
星柯二人故意壓低境界,才混入其中。
這座島上前往深海的隊伍也盡皆是倉啟大陸之上陶然谷組建的。
由陶然谷中的虛境修士帶領前往深海,其中收獲自是要交納三分之一。
同時還要付上一筆不小的咒元丹或是靈材地寶。
好在這都是按照修為收取,顧非四人的修為都被星柯這個體修大家輕易遮掩。
和體修比遮掩氣息還能有誰?
果不其然,他們出發的那只隊伍上的天虛境修士就沒有發現顧非四人的真實修為。
“所有前往平汐海深處的修士都將瑣事處理好,再過半日就出發了。”天虛境修士作為島上修為已知最高的修士,周圍自然有不少修士為他喊話。
“嘿!你們四個,還不趕快上船?惹惱了蒼長老,小心把你們丟在深海。”一個肥頭大耳的轉輪境高階胖修士指著顧非四人大聲說道。
“知道了。”顧非怯懦的應了一聲,帶著三人緊隨著胖修士到了船上。
小船內部空間倒是不小,足足可以容納兩百余人,沒有什么船艙可言,都是一片較大的區域。
眾人席地而坐。
顧非等人挑了一個角落剛剛坐下,這時面前再度出現那個胖修士來。

文學樓(m.dingdian999.com)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九元咒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dingdian999.com

10bet体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