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樓 > 其他小說 > 中州風云記 > 第兩百二十章 賢惠不爭

中州風云記由文學樓(m.dingdian999.com)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沒錯!”
    林墨點了點頭。
    “可是,大人,萬一將來葉兒不喜歡那個男孩子怎么辦?你還是要讓葉兒嫁給他?”聞得此話,柳若水立時擔憂與焦慮滿面地道。
    輕輕扣住柳若水的左手五指,林墨微笑道:“那自然是不會的,若是將來葉兒長大后有了自己的喜歡的男人,只要那個男人配得上葉兒,我自然是不會阻攔的。”
    聽得林墨此話,柳若水立即松了一口氣。
    柳若水最怕的就是林墨會將秦葉兒當做是獲取利益的工具,逼秦葉兒長大以后嫁給不喜歡的人,那對秦葉兒可就是一出真正地悲劇了。
    見柳若水送了一口氣,林墨也知道是為何。
    林墨沒有騙柳若水,他林墨至始至終都未想將秦葉兒變成獲取利益的工具,待到秦葉兒有她喜歡的男子,那個男子也配得上她,林墨自然是會成全他們的。
    當然,若是秦葉兒能與那個貴人相互一見鐘情的話,這是林墨最想看到的。
    知道了林墨對秦葉兒的態度,柳若水面上的凝重這才緩緩消散了。
    走了不多會兒,又想起之前林墨當街殺人的事情,柳若水當即問道:“大人,你說你之前在街上殺死的那人叫陳文新,還是本地最大漕幫,義龍幫幫主的陳義龍的兒子,你就就這樣殺了陳文新,真的沒有問題嗎?”
    林墨想都沒想話語就要脫口而出,可就在這時,菲煙卻是突然走到林墨身旁,對林墨施了一禮,歉聲道:“對不起,上卿大人,都是菲煙在外惹了禍。”
    草草地看了一眼滿臉愧疚之意的菲煙,林墨抬了抬手示意她起身,淡淡的寬慰道:“沒事的,菲煙,你快起來吧,只是死了一個陳文新而已,反正陳文新不久之后也是要死的,現在只是提前了而已。”
    “大人,你這話是什么意思?”柳若水追問道。
    “若水,你還記得我先前跟你提過的秦曼麗嗎?”
    秦曼麗?聽著到這個熟悉的名字,柳若水頓時恍然大悟了。
    這個秦曼麗是天興幫幫助秦天興的女兒,現在已經是林墨麾下的人,不久之后,林墨就要秘密派遣修行者入江州境內,將義龍幫給鏟除,因而這陳文新遲早要死的,只是誠如林墨所說提前了而已。
    看柳若水已經自個兒想明白了,林墨也不再多廢話,側首問行在身后的菲煙,用商量的語氣問道:“對了,菲煙,本卿倒是想問你幾個問題,可以嗎?”
    “上卿大人您請問,菲煙一定如實告之。”說話的同時,菲煙停下步子微微施了一禮,而后又才跟在了林墨身后。
    林墨想了一下,淡淡問道:“菲煙啊,我記得你曾是與若水都是被宣姝太后賞賜給本卿,進而一同出宮的宮娥,對吧?你有二十歲了嗎?”
    “回稟上卿大人,菲煙正是被太后娘娘賞賜給上卿大人您的,只是若水夫人乃是第二等級的宮人,而菲煙只是第四等級的室女而已。還有二十三天,菲煙便滿二十歲了。”
    聽著菲煙這話,柳若水總覺得自己心里有些不舒服,可又說不上來哪里不對勁,也不好責備菲煙什么,因為菲煙只是事實而已。
    “原來如此!”林墨露出一副了然的模樣,旋即又問道:“本卿記得除了若水外,與你一同賞賜給本卿的還有十八名,說起來,太后娘娘將你們賞賜給本卿是為了服侍本卿,如今本卿對你們置之不理,你們不會有什么怨言吧?”
    這是林墨相信自己沒有記錯,當初那宣姝太后將柳若水等二十名宮娥賞給自己,是為讓她們做自己的暖床丫頭,只是自己只看上了柳若水而已。
    說起來也是悲慘,連同菲煙等十九人,如若是林墨不碰或者不要她們的話,她們也不能嫁給他人,只能在林府之內做個婢女。
    要知道菲煙等十九人可是當今太后賞賜給林墨的,根本沒人敢去圖謀或者娶她們,若是娶了,那可是要殺頭的大罪。
    當然,若是林墨愿意,菲煙等十九人也是可以嫁他人的。
    “上卿大人您說的哪里話,菲煙等人怎么會有怨言呢,待在林府要比宮中好了太多,每日出打掃之外,也不用擔心被別人算計,菲煙等人開心還來不及了。”
    “是啊,大人,菲煙說的沒錯,宮里面到處都是相互算計,在林府卻是無心擔心這些,我們可以活得很自在。”
    見菲煙提起宮里的人心算計,柳若水也不由得接了一句。
    想了想柳若水的話,眼珠轉了轉,林墨又問菲煙道:“菲煙啊,你今日怎么出現在街上?身邊還跟著六衛,你不是應該在行園服侍憂音的嗎?”
    “回稟上卿大人,今日您賞賜給了菲煙十枚金葉,憂音夫人體諒菲煙,擔心菲煙出了什么事情,便讓六位護衛大人陪著菲煙上街來買東西。”
    賞賜給了她十枚金葉?
    林墨在心頭略微沉吟了一下,想起此事,是昨晚這丫頭幫自己更衣,又加上幫自己好生按摩了一番,自己心情好,又念她辛苦就賞賜給了她十枚金葉。
    回首看了一眼六衛之一提著的那些個盒子,又將視線看向菲煙那雙自己肩上施展過的修長的羊脂玉手,林墨心頭生起了一絲漣漪。
    突地,察覺到林墨有意無意在看自己的手,菲煙不自覺將手握了握,臉上也浮起一絲轉瞬即逝的羞赫,但心里卻是竊喜至極與激動不已。
    太好了,自己昨晚的努力總算是沒用白費!
    捕捉到菲煙那絲轉瞬便逝的羞赫,林墨這才察覺到了自己的失態,急忙輕咳了一聲,一本正經的又問道:“那菲煙你又是如何與那個陳新文發生沖突的?”
    菲煙也恢復了自然的臉色,解釋道:“回稟上卿大人,今日菲煙在六衛護衛大人的陪同下來到街上買東西時,那陳文新便看到了菲煙,或許是看菲煙生得……,于是那個陳文新色心一起就想來占菲煙的便宜,于是我就發生了矛盾,再然后就動起了手。”
    說自己生得頗具姿色,這得自夸的話菲煙實在是說不出來。
    原來陳文新這小子是見色起意啊!林墨心下也上了然了,不過又用視線瞥了一眼菲煙,暗自嘀咕了一句:這小妞生得也一般啊,這都能見色起意?難道是自己的眼光變高了?
    從菲煙身上收回視線,林墨又看向身旁的柳若水,這才是真正的極品美人了,要萌的時候可以萌,要御姐的可以將誘惑得受不了。
    看著身旁的柳若水,林墨心頭不由得生起了濃濃的滿足得意之感,緊緊扣住柳若水的五指,繼續慢悠悠地向著行園而去。
    柳若水本是看到了林墨打量菲煙手指的舉動的,自然也是將菲煙那絲轉瞬即逝的羞赫看在了眼中,當下就要生氣,可看到林墨接下來的舉動,心里又覺得滿足與開心極了。
    看到林墨看向菲煙的目光中是平淡之意,而看向自己的眸光中則是滿滿的滿意與自豪,柳若水心中當即就消散了。
    看來自家大人是對菲煙沒什么興趣了。
    對林墨的舉動是滿意了,不過柳若水卻是暗暗對菲煙生起了戒心,看來這菲煙的心思不簡單啊,這是想要爬上自家大人的穿榻?想都別想。
    臉上滿面笑容地隱隱下對菲煙的不滿,跟著林墨的步子往行園而去,心里卻是已經開始盤算起該如何整治一下這個菲煙,讓她再別癡心妄想。
    而菲煙正在沉浸自己幻想幸福世界之中,想自己以后也是富貴雍容,常人所不能及的,卻是絲毫不知道臉上笑嘻嘻的柳若水此刻內心的想法。
    一路回了行園,林墨剛想要拉著柳若水聊些什么,不料柳若水叫了菲煙便回了自己的房間,林墨只好暫且壓下話鋒,去找長孫憂音了。
    來到庭院,林墨便看到長孫憂音正躺在躺在樹蔭下的榻椅上午睡,身上蓋著的被子剛及肩部,那起伏不平的曲線看起來著實令人著迷。
    看見林墨來了,小婉與六衛就要行禮,林墨忙伸出一個手指在唇前,做了個噤聲的動作,而后揮了揮手,讓庭院中的所有人都退了下去。
    輕輕來到榻椅前,手指隔著被子在那誘惑人的曲線上輕輕滑過,最后為長孫憂音蓋上被子,坐在了榻椅邊,定定看起了你酣睡的嬌俏模樣。
    想起自己初遇時還是在帝都深宮,那時的她身著一襲穿彩色宮裝,披著一件雪白色的毛披風,一頭烏黑亮麗的秀發自然垂落于雙肩之上,端得是出塵無比。
    那時的長孫憂音獨坐于御花園的湖心亭子中,十根素指輕撥琴弦,彈奏出一曲帶著哀愁與孤獨的仙樂,林墨至今都仍覺那仙音仍在自己耳畔回響。
    只是如今,長孫憂音雖還能彈奏出仙樂,但那曲子中打哀愁與孤單之感卻是無論如何也彈奏不出那個味道了,相反還帶著些歡喜。
    后來大乾皇帝為了討好自己,將這嬌俏佳人送到了自己府上,林墨心中就別提有多高興了,若是有白芷蘭與百里傾城在場,恐怕這個當時就被抱到床榻上去了。
    再后來,兩人舉行了一場熱熱鬧鬧地婚典之后,林墨終于是如愿擁有了這為佳人,仍記得洞房花燭那晚,林墨都感覺自己可以上天了。
    婚后,這嬌俏佳人的不爭與賢惠,更是令人林墨感動。
    百里傾城與白芷蘭會變著法兒的將自己誘惑去她們房里,而長孫憂音卻是不一樣,從不與她們爭這些,更是從白芷蘭手中接過林府內務大權,將林府打理得是井井有條的。
    定定地盯著眼前睡著的嬌俏佳人,林墨面上不由得露出了溫柔的笑容,而后便不由自主將手上伸向了佳人的臉頰,為其將耳邊的發撩至耳后。
    剛收回手,那睡著的嬌俏佳人卻忽然醒了過來,見自家夫君的大手在自己的臉頰上,嬌羞著道:“夫君,你怎么回來了?案子查得怎么樣了?”

文學樓(m.dingdian999.com)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中州風云記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dingdian999.com

tlc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