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樓 > 玄幻魔法 > 洪主 > 第九十六章 范墨安身死

洪主由文學樓(m.dingdian999.com)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直接去殺范墨安?”
    許瓊和葉高軒兩人,都被云洪這個瘋狂的想法嚇了一跳。
    “云洪,千萬別沖動,你現在沒有證據,直接去殺范墨安,就是坐實了仇恨,到時你也會受懲處。”葉高軒焦急道:“我相信你,但那幾位殿主未必相信你。”
    “云洪,那范墨安實力驚人,你可有把握?”許瓊擔憂道。
    其他人不知道。
    但許瓊很清楚范墨安的驚人實力,離開生死界前,云洪都還承認未必是范墨安的對手。
    現在能殺?
    看著兩人的擔憂神情,云洪心中一暖。
    “放心。”云洪一笑,眸子中泛著驚人殺意:“我不蠢,心中自有決斷,你們呆一旁看著就行。”
    刷~
    青色的飛羽劍落入了云洪掌中,劍身上流動的一抹寒光令周圍的人都為之心顫。
    “范墨安?”云洪喃喃自語。
    如果是接受《界神戰體》神術傳承前,面對寶物層出不窮的范墨安,云洪自然沒把握殺死對方。
    但接受傳承之后?即使相差一個大境界,即使法寶處于弱勢,也要試試才知道。
    至于說證據?
    “先殺,再講證據。”云洪眸子滿是寒意。
    很早之前。
    云洪從范墨安拿出的數件神秘寶物,就能大致猜測,范墨安有過很特殊際遇,大概率進入了某一處未曾發掘的遺跡寶藏。
    否則。
    范墨安不可能有極品靈器。
    極品靈器,是紫府境修士通過體內紫府之火才能鍛造的強大法寶,人族中的極品靈器都是有限的,在此之前不可能賜予一位上仙。
    許瓊和葉高軒見云洪殺意驚人,又充滿信心。
    不好再勸了。
    嘩啦~青袍變幻,瞬間化為層層鱗甲戰鎧覆蓋了云洪全身,僅留下一張臉在外面。
    一身青甲的云洪,握緊飛羽劍,心念一動,渾身瞬間浮現出一層不易察覺的火紅神芒。
    “范墨安,我來——殺你了!”
    嗖!
    身形一動瞬間化為青色流光沖出殿廳,沖向外面的廣場。
    “好快的速度。”葉高軒和許瓊雖早就見識過,依舊被云洪可怕的速度驚顫到了。
    “快跟上。”
    許瓊和葉高軒迅速跟著飛出。
    ……
    黑色建筑外,巨大的演武場上,從生死界中幸存活下來的十余位上仙都呆在這里的。
    范墨安,正和一襲藍袍的鐵安瓊,以及另幾位上仙交流著。
    這一次。
    能活下來的上仙,盡皆得到了道法葉,以他們的天資實力,再過段時間幾乎都能踏入真仙境。
    提前結交一二。
    是很正常的。
    范墨安微笑和上仙們交流著,眼角余光卻一直注意著黑色建筑門口處:“都三四個時辰了,云洪還沒回來?”
    “難不成,是不小心死在里面了?”范墨安暗爽。
    若云洪真死在遺跡里了,對他來說,是大幸事。
    對云洪。
    范墨安非常忌憚,他深知界神體系一脈的可怕,且云洪的成長速度實在太快。
    如果當時不是云洪重傷,且數百積分誘惑實在太大,他恐怕都不會出手,繼續隱藏下去。
    “不過,這云洪,就算活下來又如何?”
    范墨安暗道:“沒有證據,即使東方武也不可能聽信云洪一面之詞殺我,這件事,最終只能是不了了之。”
    就在這時。
    “轟!”
    一道炸裂聲響。
    “嗯?”范墨安心中猛然一驚,瞳孔微縮,便看見一道帶著可怕氣息身影,宛若一道青色閃電。
    瞬間沖出了黑色建筑大門。
    “誰?什么情況?”許多上仙瞬間便注意到了。
    “好像是云洪。”
    有上仙一眼認出了云洪的臉龐,旋即驚呼道:“云洪活著回來了?不過,他要干什么?”
    “云洪。”范墨安心中滿是震怒驚恐,和云洪那充滿殺意的眼睛對視一眼,就明白了。
    轟隆,范墨安心念一動青色戰鎧覆蓋全身每一處。
    嗖!
    云洪殺意沖天,宛若一道青色閃電,剎那間便在半空中劃過數十丈,距范墨安只剩下五十丈不到。
    轟!轟!
    云洪的可怕速度,所帶來的音爆,就宛若一場風暴,瞬間令堅固的地面出現了不少裂痕。
    “你怎么敢!”
    范墨安怒吼,臉色猙獰滿是不可置信。
    他做夢都想不到。
    云洪從落霄殿遺跡回來的第一件事,竟是不顧一切來殺自己,這太出乎了意料了,就一點顧忌都沒有嗎?
    轟!范墨安猛然向后暴退飛去,和界神體系修士近身廝殺?那是找死。
    幾乎同時。
    “轟隆隆~”浩浩蕩蕩青色氣流從范墨安身上激射出來,環繞他周身,瘋狂束縛向云洪。
    轟!
    浩蕩青色氣流,瞬間從云洪身上迸發出來,化為一道道青色劍氣,瞬間形成劍域,和范墨安的氣流領域激烈碰撞起來。
    短時間內,誰都難以壓對方。
    “范墨安,受死!”
    云洪渾身戰意氣勢達到巔峰,伴隨著這一道怒吼聲,手中飛羽劍化為十丈耀眼巨劍,直接劈開了青色氣流,飆射著沖向了范墨安。
    快!
    云洪的爆發速度太快了。
    令范墨安根本無法憑自身身法躲避開,要么攔住云洪,要么被云洪近身。
    “真是該死啊,逼我?好,我成全你。”范墨安眸子深處閃過一絲狠辣。
    再不敢有絲毫留手。
    嘩啦啦~一面巨大盾牌懸浮于范墨安身前,盾牌上彌散著青色流光,令人側目。
    “劍陣,凝。”范墨安眼眸冰冷。
    咻!咻!嗖!
    一道道流光從范墨安身上激射出出,足足五柄青色飛劍,一柄極品靈器飛劍,四柄上品飛劍。
    五柄強大飛劍。
    以極品靈器飛劍為核心,瞬間匯聚形成了一柄約莫六丈長的青色巨劍,巨劍爆發出駭人威勢。
    令方圓數十丈內頓時陷入劍氣。
    浩蕩劍氣環繞于范墨安周身,就仿佛萬千柄飛劍環繞,氣勢滔天不可直視。
    “去!”范墨安冷冷吐出這個字。
    轟!
    青色巨劍,就宛若一條青色蛟龍,呼嘯著沖殺向了云洪,巨劍幅散出的可怕劍氣,令演武場的眾多上仙都驚恐的逃竄。
    而相隔遠的,更早逃竄的數位上仙,更是震驚無比的望著瘋狂交手的兩人。
    太強了。
    無論是爆發襲殺來的云洪,還是抵擋云洪的范墨安,一瞬間爆發出的實力都堪稱恐怖。
    數十丈的距離。
    不過一剎。
    云洪的爆發速度確實很快,但,劍陣匯聚形成的青色巨劍速度更快、更詭異、更迅猛!
    “上一次,僅僅一柄極品靈器飛劍,沒能擋住你,這次我全力爆發形成劍陣,就不信還擋不住你。”范墨安咬牙竭力操縱著,眼睛死死盯著云洪。
    但是,面對這可怕的劍陣。
    高速飛行的云洪,速度竟不減絲毫。
    “上一次,倉促之下,果然不是這范墨安的最強實力。”云洪眼神冰冷到極點。
    “但是,我同樣不是上次的實力了。”
    轟隆!
    在十余位上仙以及范墨安震驚的目光中。
    只見云洪渾身猛然爆發出耀眼金光。
    下一刻,他的身軀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猛然暴漲至一丈高,宛若一尊天神般,變得魁梧無比,超乎常人的想象。
    渾身上下彌散金色氣流,隱有雷霆彌散,周身更有狂風呼嘯生成,散發出無盡雄渾的氣息。
    神術——界神戰體!
    第一次真正施展這大千界最強神術的云洪。
    只覺自身掌控的力量空前暴漲,神力基礎力量直接躍遷了兩個層次,連真元力量都變得可有可無,令云洪掌控的基礎力量瞬間飆升到了真仙境巔峰層次!
    配合云洪的劍術。
    可以說,這一刻的云洪,就是一位真仙境巔峰的大修士。
    氣勢、戰意。
    這一瞬。
    盡皆飆升到最巔峰。
    “殺!”云洪怒吼。
    范墨安操縱的環繞著青色氣流的巨劍,宛若條蛟龍,貫穿長空,帶著令人心悸的鋒芒。
    瞬間和云洪手中神劍劈出的耀眼劍光碰撞到了一起。
    “不好。”范墨安的臉色忽然一變,雙方剛一觸碰,他就感覺到了不妙。
    “嘭!”“嘭!”“嘭!”
    連續八次的可怕碰撞。
    “轟隆隆——”伴隨著一次次空前的碰撞炸裂聲音,空氣扭曲,真元激蕩帶著氣流浩浩蕩蕩幅散向八方。
    “嘭!”
    第九次碰撞交手,氣勢滔天的青色巨劍竟被云洪劈的轟然炸裂開來,一柄柄飛劍拋飛向四周,連那一柄極品靈器飛劍都不例外。
    “什么?”
    “范墨安施展出的,如此強大的劍陣,竟然被云洪如此短時間就劈的潰散開?”
    “身軀怎么能變得如此巨大?這是什么秘術法門?”逃竄向遠處觀戰的一位位上仙驚愕駭然。
    他們在生死界中就聽說過云洪的戰績,知曉云洪的近身戰恐怖。
    但是。
    眼前一幕,仍遠遠超乎了他們想象。
    “云洪的實力,通過遺跡傳承又提升了。”來到門口的許瓊同樣震驚的望著眼前一幕。
    她很清楚云洪的實力。
    就在數個時辰之前,都沒有這么強大,只有一種情況能夠解釋——遺跡中的傳承。
    “云洪的實力,強到這般地步?”葉高軒同樣震驚無比:“這一劍之威,恐怕不亞于陽樓真仙了。”
    “轟!”
    巍峨一丈高,氣勢滔天宛若魔神般的云洪,連續斬出劍光劈飛劍陣,速度僅稍減了少許。
    同時施展化虹和界神戰體,令云洪速度快到令人心顫的地步,瞬間就沖到了范墨安面前,手中神劍光芒更甲內斂鋒利。
    “嘩!”
    一劍斬出,劍光耀眼到極點,仿佛要撕裂天地,直接劈在了那巨大厚重的盾牌之上。
    “嘭~”伴隨著一聲巨震,這一面盾牌再度拋飛去。
    “不!”
    “怎么可能!”躲藏在盾牌后面的范墨安完全懵,他以極品靈器飛劍為核心的劍陣,絕對是真仙境中期層次。
    范墨安有想過云洪的實力會提升。
    但是,按范墨安的想法,縱然是界神體系,僅僅第一境,再如何強大又能強到什么地步?
    頂天真仙境中期層次,能夠和劍陣相當。
    但是。
    云洪爆發出的實力,超乎了范墨安想象,也令他步入了死亡的邊緣地帶。
    “如此可怕的攻擊,絕對是真仙境巔峰層次,怎么可能,他一個上仙為何能夠爆發如此可怕戰力?”范墨安完全想不通。
    “轟!”
    范墨安竭力向后逃竄。
    只是。
    逃?
    論飛速速度,云洪比他快了不知多少,一個閃身便追了上來。
    “殺!”云洪眼神冰冷,絲毫不留情,手中神劍呼嘯著掃蕩向范墨安,根本不容他躲避。
    “真陽王,你們怎么還不過來啊!”范墨安咬牙,眼眸中隱隱是悲憤之色。
    “嗡~”一層青光浮現,瞬間籠罩范墨安全身。
    “轟!”
    一股不可思議的力量瞬間透過這一層青光傳遞進來,即使青光削弱了絕大部分威能。
    僅剩下的一小部分沖擊力也令范墨安瞬間重傷。
    “噗!”
    范墨安只覺四肢百骸都幾乎要斷裂,瞬間吐出了大口鮮血,這一道劍光蘊含的驚人沖擊力,如果沒有青光削弱部分,他恐怕就直接身死。
    “該死啊!”
    范墨安心中怒吼:“我好不容易從葬龍界中活下來,還得到了落霄殿外門傳承……我還沒成靈識境修士!我不能死!絕不能死!”
    嗖!
    范墨安還想朝后逃去。
    “護身寶物?”云洪眼神冰冷,能保護真仙的護身寶物,人族中一般都是沒有的。
    因為,靈識境修士制作不出這等寶物,這無疑印證了他的猜測。
    但。
    云洪沒有任何猶豫,再度揮動神劍劈向范墨安。
    快。
    速度必須要快。
    因為,云洪已經感到遠處城池中升騰起的數道強大氣息,四位殿主正在飛速趕來。
    “我不能死!”范墨安心中咆哮,強忍著疼痛,瘋狂催動真元向后逃竄,想要避開這一劍。
    “嘭!”
    云洪的這一劍劈殺,令范墨安身上的青光再度震顫,還是沒有破碎,他整個人更是劈的拋飛出去。
    噗!噗!
    僅剩下的那一小部分沖擊力幅散至全身,就讓范墨安只覺身軀都要炸裂,五臟六腑都有部分碎裂,鮮血狂飆,皮膚表層都出現了無數裂痕。
    但。
    范墨安仍憑借強大意志力支撐著。
    他只有一個念頭——活著!
    嗖!嗖!
    在他操縱下,五柄飛劍再度凝聚成劍陣,威勢驚人,呼嘯著殺向了云洪,想要阻攔住云洪。
    而他自身,則是繼續飛竄著。
    “竟然還沒死?”施展戰體宛若小巨人般的云洪眼神冰冷。
    就算是真仙境圓滿修士,肉身加戰鎧,連續承受自己的兩劍,都必死無疑。
    “嘭!”
    這一次,云洪僅僅一劍便再度劈飛了劍陣。
    “嗖!”
    “范墨安,該受死了。”云洪猛然竄出,速度快的可怕,是范墨安的足足三倍,僅僅一個閃身便追上了范墨安。
    范墨安渾身上下鮮血,連骨頭都不知道斷裂了多少根,整個人顯得凄慘無比。
    “云洪,別殺我,我還有大秘密,我可以告訴你,饒過我!”范墨安驚恐無比的傳音。
    范墨安真的絕望了。
    云洪的眼神冰冷,充滿著殺意。
    只要看見范墨安,云洪就會想起公孫烈臨死前震驚、絕望、不甘的眼神。
    “我,是替公孫烈殺你的!”云洪聲音冰冷傳音。
    嘩~一劍橫掃,再度掃向范墨安,劍光速度之快根本不容易他躲避。
    “云洪,你快住手。”
    “你這是死罪!”真陽王和瑤星真仙的兩道怒吼聲接連想起,他們已從城中趕來,迅速逼近。
    但云洪充耳未聞。
    轟!
    施展出‘流光乍現’的一劍,直接落在了范墨安身上,劍光蘊含的可怕沖擊力,瞬間令范墨安體表的青光轟然破碎開來。
    護身寶物,擋住了兩劍,擋不住第三件。
    失去青光削弱,范墨安的身軀,亦無法承受這股驚人的沖擊力,在他滿是不甘的眼神,轟然炸裂開來。
    化為漫天血雨。
    范墨安。
    身死!
    “呼!”云洪面無表情,心念一動,瞬間就將范墨安的那一枚小小儲物戒指收取了。
    ——
    ps:三更。
    一萬多字了,求訂閱!

文學樓(m.dingdian999.com)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洪主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dingdian999.com

10bet体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