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樓 > 其他小說 > 極道獵夢師 > 第一卷 真實的世界 第八十章 略有所成,火魂來人

第一卷 真實的世界 第八十章 略有所成,火魂來人


極道獵夢師由文學樓(m.dingdian999.com)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不知道又過了多長時間,無論他再進行多少次循環,那團初始只有一米粒大小的氣息,慢慢的壯大至鵪鶉蛋那么大之后,再也沒有一絲增長的痕跡。
    看來這便是自己的極限了,于是他一邊保持呼吸,一邊小心翼翼的動用意念嘗試著去控制這團氣息,他本來以為會很困難,卻驚奇地發現那團氣息竟好似能聽懂他的指令一樣,隨心而動。
    好在聞人道的傳承之中有對全身的穴位以及奇經八脈的介紹,不用他再另外學習,找到三生經對應的那些穴道和脈絡之后,程善笙連忙指示那團氣息朝著氣穴和經脈中移動過去,并對其進行激蕩和揉/摩。
    由于是第一次嘗試,掌握不好激蕩和揉/磨的度,他的身體像是突然失去了控制一般,一會兒仰天大笑,一會兒又渾身抽搐;一會兒像條張牙舞爪的八爪魚,一會兒又蜷縮成一團來回翻滾...總之是洋相百出。
    所幸是在他自己的房間里,避免了被其他人發現的可能,否則說不定還會因此被熱心市民送進醫院。
    修煉無歲月不是瞎說,由于他太專心的緣故完全沒有注意到時間的流逝,還是林志遠一個電話過來,他才知道已經過了上班的時間,可修煉至此他已經找到那股氣息,并開始嘗試控制,就這樣半途而廢他還是有點不甘心的。
    于是便想了個理由跟林志遠請了個假,廢了好一番口舌之后,才說服了林志遠相信自己沒事兒,急急忙忙地掛完電話,就立馬開始又開始修煉了,然而經過老林這一耽擱,已經感受不到那股氣息的存在了,程善笙苦笑一聲,只有從頭再來一遍了。
    當失敗成為一種常態之后,他對三生經的理解反而更加深刻了,如果中斷了呼吸,那團氣息也會隨之消失,只有一直保持三生經的呼吸狀態,那團氣息才會乖乖地聽話,并能被自己如臂使指。
    等到紅日當空時,程善笙才堪堪地把握了激蕩,揉/磨氣穴靜脈的度,在這股氣息的幫助下,他終于能夠在呼吸的同時還能做到讓各種肌的動覺、力度以及震動達到同一個頻率。
    到了這一步,他的身體已經有了些許疲累,不過他卻并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因為三生經的修煉還有很重要的一步沒有完成,那就是意念存想。
    經過不斷的嘗試,程善笙才逐漸找到了感覺并漸入佳境,一個循環下來之后,他發現身上的那股疲累感竟然減輕了一絲。
    莫非按照完整的三生經進行呼吸會恢復體力?程善笙心里面隱隱的有了一個猜測,而且他的這個猜測很快就被實際情況所印證,在他完成第七次循環后,那股疲累感已經盡數消失,他甚至有種一回到了剛開始修煉三生經的感覺。
    就在程善笙對三生經暗暗稱奇的時候,突然手機鈴聲響了起來,拿起來就看到了老/胡來電四個字。
    真是奇了怪了,老/胡打電話給我能有什么事呢?難道是翠茗苑的寬帶出了問題?一念及此,程善笙立馬劃開了接聽鍵問道:“喂~老/胡嗎,你找我有什么事兒啊?”
    —你現在下班了沒有?現在能過來嗎?
    手機里面傳來了老/胡那道粗獷的聲音,但是并沒有回答他的問題,于是他又問了一遍:“能啊,什么事兒啊?這么急。”
    —你來了就知道了,是好事兒!你動作放麻溜一點兒,我先掛了,一會兒見。
    “切,還賣關子!”聽著老/胡略帶興奮的語氣,程善笙自言自語地嘀咕了一句,別看他嘴上表現得滿不在乎,可行動卻沒有落下,迅速地走下床穿好衣服,洗漱完了之后,就挎著背包朝翠茗苑出發了。
    不多時他就到了翠茗苑小區門口,眼見四下無人,他突然玩性大起,躡手躡腳地走到門衛室邊上,腦袋貼在墻上往屋內一瞄。
    一個魁梧的身影正背對著他坐在書桌旁,果然只有老/胡一個人,一抹不懷好意的笑容迅速爬上了程善笙的臉上,伸出手在門上用力地敲了兩下后,就閃電般的收回手并躲到一旁。
    “誰啊?”
    聽到動靜后,老/胡先是大聲問了一聲,才緩緩地扭過頭,可是門外不僅沒有人影,也沒有人回應他,老/胡眉頭一皺,心里暗道一聲,大白天的會是誰在這里搞惡作劇?別給我抓到,不然...
    帶著一絲不太爽的疑惑,老/胡站起身朝房門走去,他倒要看看是誰這么無聊。
    “嘿!”
    老/胡的剛把手放到門把上,眼睛一花,程善笙的身影就出現在了他的視線之中,不僅如此,程善笙還大喝了一聲,饒是平日間訓練有素的老/胡,也不由得嚇了一怔。
    不過他到底是當過兵的人,一瞬間就反映了過來,臉色立馬陰沉了下來,迅速地拉開房門,一手呈鷹爪之勢朝程善笙抓去。
    沒有看到老/胡大驚失色的模樣,程善笙略有些失望,眼看老/胡的擒拿手閃電般襲來,他本能的往后一跳躲開了這一擊,沖著老/胡笑嘻嘻地挑釁道:“抓不到我,抓不到我~”
    老/胡伸出去的手抓了一個空,看著程善笙一副嬉皮笑臉的模樣,也立即反應了過來,這小子早就不是幾個月前的那個菜雞了,搖了搖頭,沒有理會程善笙的挑釁,也沒有再發起攻擊。
    “你之前不是問我你連續做了幾個怪夢,然后身體就發生了變化是什么原因嗎?那天你離去后我就聯系了我一個好大哥,將你的情況告訴了他,恰好我這個老大哥認識一個跟你出現過同樣情況的人,今天我將這個人請了過來,看時間他應該也快到了,一會兒見了面,你可以向他好好地請教一下,就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兒了。”
    看著老/胡一臉關心的模樣,程善笙的笑意卻是一僵,他也沒想到老/胡叫他過來居然是因為這個,都過去了這么久,他都快忘了這回事兒了,現在往事重提,他一時間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老/胡看著呆立在一旁的程善笙,還以為他是聽到這個消息過于驚喜的原因,眉宇中頗有幾分自得地說道:“怎么樣?我老/胡也可以說是神通廣大了吧?”
    “是啊!您可真是神通廣大。”程善笙朝老/胡豎了個大拇指,接著他的話夸贊了一句。
    可他的心里面卻是有苦難言,千算萬算算不到他老/胡居然真的有認識的獵夢人,而且還讓他給弄過來了,看老/胡這個樣子,絕不像是請個獵夢人過來解惑那么簡單的,一定還有著其他的盤算。
    不過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程善笙無言地看了天空一眼,心里暗嘆了一聲。
    老/胡到底也是曾經當過特種兵的存在,剛開始沒察覺出來那是因為主觀意愿太過強烈的緣故,可程善笙這一連串心不在焉的舉動,他要是再察覺不了那就真的有些不正常了。
    深深地看了程善笙一眼,道:“你小子,看上去好像并不高興啊?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兒?”
    程善笙心神一凜,擠出了一副笑臉,道:“沒事兒,我能有什么事兒,只是突然想起公司還有一大堆事,稍微有些走神而已。”
    老/胡狐疑地說道:“真的?”
    “當然是真的!我還能騙你不成?走,去擂臺玩一玩?”程善笙不想在這個話題上面深究,以免老/胡察覺得更多,于是便提議去切磋一番。
    眼看程善笙不欲多說,老/胡也不再多問,爽快地應了一聲,回門衛室里收拾了一下東西,將門鎖上后,兩人就朝社區健身室走了過去。
    八角擂臺中,老/胡跟程善笙你來我往的,打得好不激烈...
    百來個回合下來,老/胡明顯體力消耗嚴重,進攻防守的動作也沒有一開始那么敏捷了,反觀程善笙的攻勢卻依然迅猛如初,一個不注意老/胡就被程善笙一拳打得連連后退。
    好不容易站穩后,眼看程善笙作勢又要攻來,老/胡連忙朝他擺了擺手,喘著粗氣說道:“不打了不打了!你小子跟頭牛似的,半天也不見有疲累的樣子,我不行了,體力跟不上,在勉力打下去也是挨打的份,先休息休息吧。”
    程善笙一見老/胡認輸,也停下了自己的攻擊,隨著這段時間境界的精進,身體素質全方面的提升,他的拳腳功夫自然也是水漲船高,跟老/胡的切磋更是越來越隨意,這一次甚至都還沒怎么上心,就造成了壓著老/胡打的局面。
    啪啪啪!
    一陣響亮的掌聲,突然在健身房內響起!兩人好奇的尋聲望去,只見一名跟老/胡身形相仿,年紀卻大出一截的男子正滿臉笑意地看著他倆。
    “不錯不錯,居然能把小/胡逼到認輸!想必你就是那個讓小/胡贊不絕口的程善笙吧?”陌生男子先是看了一眼老/胡,后者輕輕點了點頭,他又將眼神放到了程善笙身上,眼神中除了好奇也不乏欣賞。
    突然出現的陌生男子跟老/胡之間的小動作自然瞞不了程善笙,心里對此人的身份已經隱隱有所判斷,道:“我是程善笙,不知道你是?”
    “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位就是我先前跟你說的那位專業人士,你可以稱呼他...”說到這老/胡微微地停頓了一下,將目光看向了陌生男子。
    “叫我老劉好了。”劉姓男子一邊爽朗地說著,一邊走上了擂臺...
    “老...”
    程善笙的招呼剛喊出了一個字,就看見一個拳頭迅速的朝自己襲來,此刻已經不容他的腦袋去判斷該如何應對了,雙腿本能地繃直,立馬將頭往后一仰,險而又險地避過了突襲而來的拳頭。
    老劉一拳打空,招式瞬間一改又朝程善笙的下三路攻去,一個勾腿迅疾的踢向程善笙的腳腕。
    如果說剛剛那一拳只是試探,那么這一腳可就是動了真格了,無論是攻擊的速度還是力度,亦或是那刁鉆的角度,都不像是留手的樣子。
    然而,程善笙對這一腳好似全然沒有在意一般,嘴角勾起了一抹邪魅的笑容,右手一抬,一記勾拳就朝老劉的面部襲去。
    老/胡站在一旁,看著這沒有任何放水的一拳一腳,如此近的距離,誰也不可能再倉促變招了,雙手微微一動,似乎想要阻止,但想了想又停了下來。

文學樓(m.dingdian999.com)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極道獵夢師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dingdian999.com

10bet体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