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樓 > 其他小說 > 大國金融 > 第144章 求救

大國金融由文學樓(m.dingdian999.com)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周一上班,沈輝還有些心不在蔫。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社會之所以會進步,還是源于人的追求太多。
窮的時候夢想有朝一日擁抱富貴,真的富貴了才發現人就沒有滿足的時候,喝了虎骨酒還不行,還要償償虎鞭的味道,然后,沒有然后了。
總人就沒個滿足的時候。
沈輝的女人不多,應該說跟他保持關系的女人不多。
除了準備娶成老婆的黃佩佩,剩下其實沒幾個。
就算鄒東西,聯系的其實也不多。
最多到京城想起來了,聯系一起約個床。
要么那女人來滬市了,打個電話來一發。
沈輝也在刻意的保持這種狀態,找女人沒問題,但不會養情人,更不會去干涉人家的私生活,對他來說找女人只是為了解決生理上的需要,不會投入感情。
而養情人則比較危險。
人都是有感情的動物,就算養條狗,時間長了也會有感情。
更別說養情人。
都說男女之間一旦有了肌膚之親,就會記一輩子。
即使時間再長,都很難忘掉。
從這個角度來說,沈輝覺得自己的心還是比較硬的。
她的女人不少,但基本上都是睡過就忘,到現在都記不清究竟有多少個了,的確算是比較冷血,不過能做大事的人,就沒有一個不冷血的,所以沈輝覺得,自己還是必備了一些做大事的具質的,并且為此還沾沾自喜了一番。
胡思亂想一陣,放一邊的手機響了。
拿過來看了眼,沈輝有些意外。
剛剛還想到鄒東西呢,沒想到這女人就打來了電話。
難道是心有靈犀?
腦子里轉著念頭,沈輝隨手接起來:“到滬市了?”
“沒有,我在京城呢!”
鄒東雨聽著有點慌張,說:“有人要打我呢,能不能幫幫我?”
沈輝懵圈:“慢慢說,到底怎么回事?”
鄒東雨說:“昨天晚上我參加了一個酒會,有個家伙不規矩,毛手毛腳的,我沒忍住潑了他一臉酒水,今天才聽說是個二代,他放出話來說要收拾我。”
“二代?”
沈輝問了一句。
鄒東雨說:“聽說他老子是副廳。”
“副廳!”
沈輝就呵呵了,怪不得這么坑。
真正高級干部家的子女,就像李光明這些二代,哪個不是精英,雖然有些不著調,那也是現實環境造就的,但要說到能力素養,這些二代絕對當得起精英。
跟這些二代比起來,一個副廳家的坑貨算個屁。
“我幫你問問吧!”
沈輝問了名字,就掛了電話。
琢磨了下,打給了李洋。
“洋哥,忙啥呢!”
“忙個屁啊,有領導來視察,在樓下站崗呢!”
沈輝笑著說:“領導來視察,你還能接電話?”
李洋滿不在乎地道:“我怕個屁啊,大不了不讓干了。”
沈輝長話短說:“有個事找洋哥幫個忙,鄒東雨拿酒潑了一個廳官家的公子哥,聽說人家公子爺放出話來,要找人收拾她,求到我這了,洋哥給幫忙問下。”
李洋笑呵呵道:“老弟紅顏知己不少啊!”
沈輝笑道:“沒幾個,也就是幾炮之情。”
李洋說道:“一個廳官家的坑貨算個屁,你打個電話就能擺平的事情。”
沈輝苦笑:“哥,我又不是馬老師,雖然咱錢也不少,但江湖地位不夠啊,估計人家都不知道我是哪個廟里的,打電話過去也多半會認為我是騙子之流。”
李洋失笑:“還真是這樣,名望和財富不匹配啊,嘖嘖,身價幾百億的大土豪,還能這么默默無聞的,全國估計也就你這一份了,從這個角度來說,你也算是個傳奇。”
沈輝說:“不跟你扯了,你別忘了給過問下,別讓人給打了。”
“知道,等我的消息。”
李洋應了聲,聊了幾句就掛了電話。
過了半個多小時,手機響了。
電話是鄒東雨打來的:“謝謝你了啊,那人給我打電話了,說是誤會,沒事了。”
沈輝嗯了聲,說:“娛樂圈就是個是非圈,真正有點根腳的,誰去混那個圈子,這種事情所在多有,以后還會繼續發生,出來干點別的吧!”
鄒冬雨可憐兮兮地道:“別的我不會啊!”
沈輝問:“當老板你也不會?”
鄒冬雨:“你養我我就出來。”
沈輝說:“除了我老婆,我不養任何女人。”
鄒冬雨:“那你還讓我出來。”
沈輝道:“現在直播那么火,你就算去直播賣產品,也一樣不少賺。”
鄒冬雨:“我考慮下吧,你有時間沒,我明天飛去滬市。”
沈輝說:“有,到了打電話。”
鄒東雨說好,聊了幾句,沈輝就掛了電話。
把手機扔到一邊,還忍不住搖了搖頭。
娛樂圈的確是個是非圈,在那個圈子里混,女人都被染的花花綠綠的,很少有能獨善其身的,看著風光,其實命運卻操控在別人手中,很多時候無力反抗。
就好像鄒東雨,隨便來個廳官家的坑貨都能揉捏她。
所以說,明星再紅,也是權力的玩物。
鄒東雨來的相當快,第二天上班不久,就到了滬市。
沈輝卻沒時間見他,今天要見幾個人,忙活了一天,下午下班后,推掉了幾個飯局才去了鄒東雨在滬市的家,見到了打扮的像個鄰家小妹一樣的鄒冬雨。
“這個樣子就不錯!”
沈輝見了就夸獎道:“在網上看你拍的那些照片,本來挺漂亮的一個人,弄的跟個坐臺女似的,天生就不適合性感這個形象,還是穿樸素點好,挺漂亮的。”
鄒冬雨說:“可我覺得這樣好土。”
沈輝說:“那你隨便,反正以后來見我把自己弄干凈點,不然看著就煩。”
“遵命,大老爺!”
鄒冬雨笑呵呵地應下,說:“爺,讓奴家伺候您沐浴更衣吧!”
“來吧!”
沈輝把手機扔到床上,胳膊一扎。
鄒冬雨就開始給他穿衣解帶,很快剝了個光溜溜。
本來準備先吃飯,結果節奏卻給帶偏了。
一番胡天胡地后,沈輝累個半癱。
鄒冬政府同樣不想動彈,躺在床上緩緩喘著細氣。
歇了一會,才爬了起來:“我去做飯,給你弄幾個菜。”
沈輝一聽挺稀罕:“你還會做飯?”
鄒冬雨笑瞇瞇的:“本來不會的,可為了伺候老爺你,人家可是下了不少功夫,天天都在學習廚藝呢,免得你大老爺嫌人家一無是處,哪天就不理我了。”
沈輝說:“那趕緊去,本來就沒吃飯,快被你這妖精榨干了。”
鄒東雨嬌笑一聲,穿戴整齊去了廚房忙活。
沈輝沒起身,心安理得地等著吃飯。
鄒冬雨早有準備,飯做的很快,半個小時就好了。
四個菜,兩個東北菜,兩個是川菜,炒的有模有樣的。
沈輝嘗了嘗,味道不算好,但也勉強能吃。
吃過飯,沈輝一邊看財經頻道,一邊聽鄒冬雨扒拉些娛樂圈的黑料,無非就是哪個女明星為了一個角色,半夜偷偷去了導演的房間,亦或劇組太寂寞,某某有婦這夫和某某有夫之婦公開同居,然后有人來劇組捉奸,上演一出人間鬧劇之類的。
都是些狗屁倒灶的玩意。
開始還聽的稀罕,聽多了就煩。
鄒東雨吧啦一陣,又問:“你說我開個影視公司怎么樣?”
沈輝隨口說:“可以啊!”
鄒東雨苦惱地道:“可是我沒有好劇啊,現在好劇本太難找了。”
沈輝不以為然道:“現在誰還靠拍電影賺錢,看看那些小鮮肉什么的,都拍的的一堆什么玩意,那些個當紅的哪個是靠拍戲賺錢,全特么是流量。”
說起影視,鄒東雨就來了精神:“也不是這么說,流量固然是王道,可沒有好劇支撐也是不行的,那些流量大的,也是劇火了之后流量才起來的,沒有好劇支撐,純靠刷流量根本不長久的,好多這樣的女藝人看著挺火,其實都半紅不紅,也就那樣。”
沈輝道:“隨你的意,想干啥干啥。”
鄒東雨興致勃勃道:“好劇本可以慢慢找,可娛樂圈資源爭的很厲害,有些人我可得罪不起,大老爺你得給我撐腰,不然奴家可玩不轉的。”
沈輝說:“行,只要別找我借錢就行。”
鄒東雨來了勁:“不問你借錢,知道你的規矩,我這些年還是存了些錢的,只要大老爺你肯給我撐腰就行,劇本可以慢慢找,回頭我就去北電和中戲挖人,這兩年北電和中戲又招了不少漂亮小學妹,回頭我搞個選美大賽,大老爺有空的話過來指點下,順便臨幸一番。”
沈輝聽了有點心動,電視也沒意思了,捏了捏她臉蛋:“這要是放在古代,爺非得被你弄成昏君不可,不過我喜歡,哈哈!”
鄒東雨樂呵呵道:“爺是昏君,那臣妾就是禍亂后宮的妲己。”
沈輝感慨,妖精怎么越來越多了。
難道靈氣復蘇了,讓復行加速了不成?
當晚留宿,又來了個梅開二度。
沈輝都覺得自己離傳說中荒銀無道的昏君不遠矣,在睡覺前,卻接到了公司電話,郭旭民打來的,匯報了下九月美油期貨交易異常情況……

文學樓(m.dingdian999.com)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大國金融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dingdian999.com

10bet体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