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樓 > 其他小說 > 大國金融 > 第47章 不一樣的愛情觀

大國金融由文學樓(m.dingdian999.com)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第二天上班,沈輝還有些心思不寧的。
想了會黃佩佩的事,又想起了小姨父和小姨要過來的事。
小姨父和小姨估計在家呆不住,急著要掙錢,老媽打了電話,昨天就要過來,讓沈輝有點措手不及,房子還沒找好呢,這過來住哪?
要說老爹和老媽兩邊的親戚,關系最好的就是小姨父家,自己發達了,照顧一下小姨一家那沒二話,不然他也不可能答應把小姨父和小姨塞到公司。
正準備問下楊姍房子找的咋樣了,楊姍卻主動來匯報了。
晚天接到任務之后,楊姍一下午都在到處跑,按照老板的要求,既要離這里近,還要房子好點,關鍵是價格不能太高,這樣的房子實在不好找。
看了一圈,最后看中了濰坊路一個半新不舊的小區。
房子不大,二居室,八十多平,才裝修沒幾年,一應家具電器俱全,拎包入住,就是租金高了點,一個月八千,一年接近十萬,一個人的工資剛夠房租。
沈輝聽了,又看了看圖片,當即拍了板,就這套了。
畢竟是給小姨和小姨父住,而且要在公司上班,不好以公司名義租。
沈輝就讓楊姍以她的名義租下,直接給了一年房租。
搞定房子的事,剛剛松了口氣,手機響了。
看了下來電,竟然是黃佩佩打來的。
沈輝琢磨了下,就接了起來:“酒醒了?”
黃佩佩嗯了聲,說:“我在外灘呢,你忙不,不忙的話出來轉轉。”
沈輝略一猶豫,就道:“給我發個位置,我現在過去。”
黃佩佩說聲好,就掛了電話。
沈輝拿著手機琢磨一陣,出門叫吳天明給他安排車過去。
吳天明一邊打電話,一邊問:“沈總要我去不?”
沈輝說:“不用你跟著去,我辦點私事。”
吳天明說聲好,這時電話已接通,忙跟楊姍說了幾句。
沈輝到樓下時,車已經開了過來,司機正站在車前等。
司機到是見過,但名字忘了,車是他的慕尚。
沈輝坐了后排,將位置發給司機,就靠在靠背上放松身心。
司機也不說話,很快就打火起車,駛向外灘。
到了地頭,司機才扭頭叫了一聲:“沈總到了。”
沈輝沒有下車,而是扭頭掃了眼,直到看到黃佩佩,才推開車門下車。
這里不能長時間停車,司機很快開車離開。
黃佩佩今天出門明顯打扮了一番,上身是一件白色短卦,下身一條淺黃色裙子,腳上一雙小白鞋,頭發用一條帶子扎成馬尾,與時尚無關,卻透著一種清新的美。
不過這女人似有心事,撫著護欄望著靜靜流尚的濱江,眼神有點迷蒙。
沈身走到她身邊站定,問:“想啥呢,這么出神?”
黃佩佩似是才回過神,說:“我在想要不要從這里跳下去呢!”
沈輝一皺眉,說:“這還是我認識的黃佩佩嗎,你啥時候這么憂郁了?”
黃佩佩這才哈哈一笑,大眼眨了眨,伸手套上了沈輝手臂,說:“陪我轉轉!”
沈輝渾身都僵了一下,說:“用不著這樣吧?”
黃佩佩拉了一下,說:“走啊!”
沈輝不想讓人看笑話,只得被她牽著往前走,邊走邊問:“你沒發燒吧?”
黃佩佩說:“沒有,你看我像發燒的樣子嗎?”
沈輝看了她兩眼,說:“那你今天怎么有點不正常?”
黃佩佩沒有說話,過了一會,才說:“本來昨晚想跟你說,結果喝醉了。”
沈輝問:“你想說啥?”
黃佩佩說:“跟你談戀愛啊,你覺得咋倆談戀愛咋樣?”
沈輝也不說話了,回想昨晚黃佩佩的不正常,再看今天的所為,心里也有點糊涂,這壓根就沒有半點征兆啊,來滬市后雖然經常一起吃個飯啥的,但從來沒往這方面考慮過,怎么忽然來這一出,實在讓他頭大,問:“你不會認真的吧?”
黃佩佩苦惱地道:“你就當我認真的行不?”
沈輝頭大道:“這都哪跟哪,這也太扯了!”
黃佩佩沒有說話,微微低了下頭,不知道在想什么。
過了好一陣,沈輝才發現她在哭,頓時更加郁悶了。
這特么哭哭啼啼的叫什么事,被人看到了,還以為自己是渣男負心漢呢,趕緊拉著她走到一個人比較少的角落里,無奈地道:“你先別哭行不,有話慢慢說。”
“我沒哭!”
黃佩佩用手背抹了把眼睛,死不承認。
“好吧,你沒哭!”
沈輝看著她問道:“好好說說,你到底咋了?”
黃佩佩眼淚又下來了:“我想談戀愛。”
沈輝嘆口氣,感覺這幾天真是中邪了,給她擦了擦眼睛,說:“你這沒頭沒尾的,之前咱也玩的好好的,從來沒往這方面想過啊,咋忽然就想到這個了?”
黃佩佩眨著眼睛:“我想談戀愛了。”
沈輝只得又給她擦了擦,無奈道:“好好好,我知道你想談戀愛了,問題是,怎么會是我啊,咱都這么熟了,壓根就沒電啊,你也不丑,找個男人還不容易?”
黃佩佩打了他一巴掌,破涕為笑:“問題滬市我就認識你一男人啊!”
沈輝懵逼,這特么是理由嗎?
黃佩佩見他沒反應,說:“喂,你咋跟個木頭一樣?”
沈輝滿頭黑線,說:“你再考慮考慮啊,可別一時沖動,我都沒往那方面想過。”
黃佩佩眼淚珠子又下來了,也不知道她那么開朗的人,今天咋這么多眼淚。
沈輝頭大的不行,感覺頭上一片烏云,忙說:“有話好好說,別哭啊!”
黃佩佩擦擦眼睛,說:“你知道不,我長這么大還沒談過戀愛呢!”
沈輝半信半疑,憋了半天,說:“我也沒談過戀愛。”
“噗!”
黃佩佩笑噴了,說:“你都結過婚了,竟然說沒談過戀愛?”
沈輝就呵呵了,也不怕丟臉,說:“初中畢業就外出打工,哪有時間談戀愛,結婚也是家里介紹的,稀里糊涂就成了家,整天都是柴木油鹽,哪知道啥是談戀愛,后來過不下去又離了,有時候我都羨慕你們這些上大學的同學,能在大學里轟轟烈烈,無所顧忌的談上一場戀愛,就算最終沒有開化結果,至少也人生無憾了。”
黃佩佩眨眨眼,說:“我大學沒談過戀愛。”
沈輝問:“沒男生追你嗎?”
黃佩佩說:“有啊,但那會傻乎乎的,迷上了網絡小說,跟幾個男生吃了幾次飯,感覺沒小說有趣就不去了,學校里還有人罵我裝清高呢,到大四寫了小說就再不和男人來往了。”
沈輝聽的一愣一愣的,這也是個人才啊!
想了想,問:“你有喜歡過男生嗎?”
黃佩佩苦著臉說:“沒有啊,我都不知道怎么喜歡人!”
沈輝又聽的滿頭黑線:“那你現在怎么又想談戀愛了?”
黃佩佩理所當然地道:“太寂寞啊,天天躲在出租屋里爬格子,有時候悶的想哭,就想找一個男人靠靠,滬市我又沒認識的男人,就你了。”
沈輝徹底無語,這是啥樣的愛情觀啊!
轉了半天念頭,雖然不想傷害黃佩佩,但還是習慣了有啥說啥,直接就把心里的想法給說了出來:“可我壓根沒考慮過啊,我覺得咱還是做同學就挺好!”
黃佩佩眨了眨大眼睛,眨著眨著就有起霧了。
沈輝忙說:“你別哭,咱好好說啊!”
黃佩佩努力點著頭,卻還是控制不住情緒。
沈輝道:“你可別胡思亂想,我不是看不上你,主要是咱倆太熟了,以前壓根就沒想過這事,而且我一個離過婚的男人,真要談戀愛,我都覺得我配不上你。”
黃佩佩立馬就笑了,真是孩子淚,來的快去的也快。
“我不在乎啊!”
這姑娘眨著大眼睛,說:“之前相親的時候我也沒想過,可等你到了滬市,我就想找個男人靠靠,想來想去就覺得你還行,反正你也沒孩子,我覺得咱倆湊合著過挺不錯的。”
沈輝哭笑不得,道:“過日子也能隨便湊合嗎?”
黃佩佩說:“那有啥不行的,我覺得稀里糊涂過一輩子也挺不錯。”
沈輝嘆了口氣,說:“你這想法太草率了,你都不了解我,咋湊合著過!”
黃佩佩驚訝道:“都認識十幾年了,我咋不了解你?”
沈輝說:“我有很多女人,最近還泡了個大明星你知道嗎?”
黃佩佩眨眨眼:“真的假的?”
沈輝道:“真的。”
黃佩佩問:“有結婚對象沒?”
沈輝搖頭:“沒有,就是玩玩而已,對于一個離過婚的男人來說,婚姻都是浮云,特別是對現在的我來說,輕易也不會結婚,實在傷不起,不想結了再離第二次。”
黃佩佩說:“那你玩啊,我累了肩膀借我靠靠就行了。”
沈輝認真地說:“你別這樣,要不咱們先好好冷靜一下再說!”
黃佩佩眼淚又來了,沈輝頓覺生活亂如絲麻。

文學樓(m.dingdian999.com)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大國金融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dingdian999.com

10bet体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