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樓 > 其他小說 > 大唐捉妖法師 > 第540章 “換人”開始

大唐捉妖法師由文學樓(m.dingdian999.com)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只是,”趙寒的話音一轉,“房大人您雖然同為那三位神秘人物之一,可您和杜大人卻并不相同。”
“是么?”杜松云道,“此間道理,杜某倒是想耳聞一二。”
“很簡單。”
趙寒道:“因為,如果房大人真的和杜大人您一樣,表面上一切遵照朝廷律法,背地里卻包藏私心的話。
那他就不會幾次在李大人面臨危難的時候,都站出來,替李大人說話。
雖然,最后房大人他因為有所顧忌,并沒有真正‘出手’相助。
可這已足以看出,房大人對于曾經共事多年的李大人,還是頗為敬重的。
所以,房大人……”
趙寒望著房遺直,淡然道:
“我知道,您是一位睿智之人。
對于兩派的權爭,您不愿卷入漩渦之中,在下很能理解。
可是,如今杜大人和突厥人站在一起。
那他們所做的事,就不只是我大唐的內部爭斗,而是禍害大唐的逆亂之事了。
我可是聽說,按大唐律法,身為朝官、見逆賊卻不上報不進剿,那就等同于與之同罪。
房大人,您連權爭都不愿涉足,這大逆的罪名,難道您還愿意去承擔么?”
趙寒的話,當然有特別用意的。
房遺直的手下,有一支州府的府兵。
雖然據柳孝巖說,那支軍隊的人數并不太多,也比不上杜松云的大都督府府兵強悍。
可在如今微妙的形勢下,這支軍隊對揚州一戰的成敗,也會起到不小的作用。
可是,這房遺直一直不偏不倚,兩邊都不靠。
而且,小寒爺我之前還在擂臺上當眾贏過他,要想讓他真心來幫我這一邊,恐怕也不容易。
可今晚,他卻因為受了杜松云他們的威脅,到了這里來。
那么,萬一他因為這個威脅、還有對我的“私怨”,竟然打破了中立的態度,加入了杜松云那一方。
那對我們這一方,可是一個大不妙的局面了。
所以,我說出這些話來,就是要提醒房遺直。
如果他加入杜松云那一邊,那等待著他的,就是“勾結外賊亂國”、大逆不道之罪。
這對他和他的那位宰相父親房玄齡,甚至整個房氏一族,都將是一場滅頂之災。
房遺直是個聰明人。
他聽了這些話,就一定會明白,在杜松云的威脅和這個大罪的面前,哪個是輕,哪個是重。
只要房遺直在今晚一戰里,依然保持中立,讓我可以按照計劃,順利把李大人救出來。
那到時候,再通過李大人去爭取房遺直的支持,就容易得多了。
趙寒的這些話,確實正中了房遺直的“軟肋”。
要換了旁人,接連被揭穿了“隱鵠”身份和聽到了這些,早就不知所措了。
可房遺直卻還是目光冷冷,一句話都沒說,讓人完全摸不透他在想什么。
“好了。”
杜松云又斟上了滿滿的一杯酒,道:
“趙法師果然還是一如既往的,才思敏銳、能言善辯。
先前,法師您敬了杜某和房大人兩杯酒,每一杯都是透心入肺,美味之極。
那下來這第三杯,也該杜某回敬趙法師您了。”
趙寒一笑,也斟滿了酒道:
“剛才兩杯得二位大人賞臉,那這一杯,在下怎敢不答應?
杜大人,這杯酒里,您也是有什么話,要賜教在下吧?”
“趙法師說笑了,”杜松云道,“這揚州城里、所有的事和人,幾乎都讓您說透了。
杜某又何必再畫蛇添足,徒增不雅?
來,你我將這三杯喝過,便開始做今晚的正事,如何?”
杜松云看了眼身旁的椅子上,那被半蒙著臉、還昏迷著的**愚。
對面,趙寒的身旁,李承乾也還全身都罩在長袍里,被點穴昏迷著。
這意思,就是喝完酒,就開始交換人質了。
趙寒淡笑道,“杜大人之言,正合我意。房大人,您是我們的中間人,您說呢?”
房遺直冷冷點了點頭。
“好。”
杜松云雙手捧起酒杯,道:“此杯、杜某敬趙法師,愿你我揚州此行,各遂所愿。”
趙寒也舉起杯來:“在下也祝杜大人,揚州此行,功德圓滿。”
兩人說完,同時舉杯、一干而盡。
隨后,兩人立即簡單商量了,交換人質的法子。
為免有人使手段,雙方都同意,各自先讓人質蘇醒過來,然后讓人質自己走回對面自己人的身邊去。
商議已定,趙寒就讓洛羽兒解開了李承乾的穴道。
杜松云也吩咐令狐德正,給**愚喂了一顆什么藥丸。
過了半晌,這兩個被綁著的人質,都悠悠地醒了過來。
李承乾一旦睜開眼,那個冷峻傲然的眼神,立即就掃視了一圈四周。
**愚卻不一樣。
他那雙儒雅淡然的眼里,是一片茫茫的深邃,讓人看不清楚是什么意思。
這兩個人,都沒有說一句話。
“二位,”作為中間人的房遺直,冷冷道,“請吧。”
嗖……
夜風又再吹如,八根長燭的火光,不停地搖擺了起來。
空蕩蕩的大堂里,**愚和李承乾兩人分別一邁步,往各自的對面走了過去。
就在兩人走到大堂正中央,就要擦肩而過的時候。
鐺鐺鐺……
堂外的黑夜里,忽然響起了三聲打更的聲音。一個更夫的聲音,也跟著響了起來:
“時值春末
夜入三更
慎防邪祟
莫要出門……”
這聲音像說又像是在唱,和那個打更聲一起,飄飄渺渺、虛虛幻幻地,從黑夜里傳了進來。
整個大都督府的大堂里,忽然充滿了一種無比詭異的感覺。
就在此時,大堂的中央。
李承乾和**愚兩個人的身軀,突然同時站住了。
這一下來得很突然。
洛羽兒目光一凝,做了個隨時拔出巨刀的姿勢。對面,令狐德正的手,也按在了腰間的黑色鐵锏上。
趙寒和杜松云,卻還是淡然望著,似乎沒有一點的驚奇。
房遺直目光冷冷,一言不發。
這一刻,堂內所有的人,都注視著那兩個,彼此相隔不到兩尺的“人質”。
“李大人……”
李承乾忽然緩緩轉頭,看著身邊同為“人質”的**愚,那把冷峻傲然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這是李承乾醒來后,說的第一句話:
“明月樓一別,沒曾想今夜、竟然在如此場景之下,與大人您再度相見。
您,一切可好啊?”

文學樓(m.dingdian999.com)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大唐捉妖法師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dingdian999.com

tlc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