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樓 > 其他小說 > 幽冥真仙 > 第1009章 白羽峰的震動

幽冥真仙由文學樓(m.dingdian999.com)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拳法——魔佛風雷!”
    拳出!現出一座風雷旋渦,風雷旋渦轉眼升級為風暴之勢。風借雷勢,雷借風勁,二者旋動互補,越來越強。
    徐陽搗出拳頭周圍的空間,竟然幻出一座特殊的結界之力。那是一種肉眼可見的力量,紫金雙色的光罩,規劃出特殊的領域之力。
    拳域!
    結界是領域之力的頂尖表現,結界可以很大程度上改變空間的屬性,通常以陣法結界最為常見。
    劍修的劍域是一種特殊的劍之結界,而體修的拳域則是一種特殊的拳之結界。
    劍域以鋒銳和霸道著稱,而拳域就只剩下了霸道,霸道和霸道。
    在中元界數不清的修真之人中,基本分為兩類。一類是以靈力術式為主,體質為輔的靈修。另外一類是以體質為主,靈力術式為輔的體修。
    體修之中,有些將拳法修到極致,一雙拳頭就堪比神兵,他們被稱為“拳師”。拳師中的頂尖存在,被稱為“拳法宗師”,其中的最佼佼者,更被人們尊稱為大拳師。
    而大拳師的最低標準就是,能將普通拳法打出拳域結界。大拳師的最高標準類似于大劍修的最高標準,是體修中的最巔峰存在。傳說中的大拳師可以一拳碎裂空間,是修士中最霸道的存在。
    眼下的徐陽,一拳轟出。
    拳域——魔佛結界!
    拳勁——風雷雙形!
    拳意——魔佛風雷!
    霸道一拳,已做到三者完美契合。
    徐陽這一拳之力雖然不能稱之為真正的大拳師,也是極其霸道的。
    徐陽能做到如此,要得益于他同時擁有非凡的元魔血脈和修煉了金佛圣體經后的金佛之體。兩種強大的體修源力,完美平衡后加持在拳法之上,自然而然產生了拳域的效果。
    藍星君遞出的一劍之力和徐陽轟出的一拳之力如約碰撞。
    一時間。
    紫風旋轉,如有魔獸咆哮。金雷跳躍,如有金佛怒嗔!
    星光飛帶,如有星龍怒吼。銀電彈射,如有圣人訓誡!
    人影乍分,一招比斗,雙方勢均力敵。
    沒有停頓,藍星君施展星遁身法,身形如星辰變幻般捉摸不定。他手中的七星劍抖出一團團劍光,真真是七星閃耀在一天星辰之間。
    呲啦啦,徐陽背后展開一對金雷之翼。背后雷翼不停扇動,轟隆隆作響間,一道人影在金雷的包裹中上下跳躍。徐陽再催元魔血脈和金佛圣體,左手的表面也多了一層紫金的鱗片。徐陽背后的金山法相表面五千金紋流轉,盡顯佛門威嚴。徐陽以雙拳應對藍星君的攻勢,拳出滾滾風雷涌動,真真是風雷叱咤在一座寰宇之內。
    二人越斗越快,越斗越烈。
    只見二人的身形已然化作一團銀光和一團金光,在諾大的空間中互相追逐著,來回對碰。
    二者拳劍碰撞,金銀光華交織,傳出雷霆聲響,并且迸發出一圈圈肉眼可見的光環,如神之鐮刀般將周圍幾千丈的草木山石收割得粉碎。
    要不是藍星君來之前,下了一道封山令,早就驚動了羽道七峰中的眾多弟子前來助戰。
    二者對轟一招,金銀兩色光彩轟然炸裂,徐陽的身形在逆襲的氣浪中滴溜溜倒飛而回,百丈開外方才站穩。
    藍星君身形退回幾十丈開外。他御空而立,身外大藍色儒袍垂垂如星空
    。
    “徐陽,在眼下這個階段,你可以完全控制好自己的元魔血脈。這的確讓人吃驚,但這應該不是你的極限。”藍星君面無表情道。
    “藍星君大人,我徐小仙說到做到。你若是給我一山,我便扛起一山,你若是給我千山,我便扛起千山。我想,你要給我的考驗也不會僅僅是如此吧?”徐陽面色嚴肅,反問道。
    “哈哈哈。”藍星君銀眉抖動,不由得露出欣賞之色。心想:“這徐陽本是天鬼宗的弟子,卻修了一身讓人驚嘆的魔佛之術,當真是個奇才。整個北域的年輕弟子當中,也只有金佛寺的金玉圣子的天賦可以與之比肩。若說金玉圣子是北域第一天才少年,這徐陽就是排名第二的存在。他若是我羽道門弟子的話,我也許會給他一個贖罪調教的機會,只可惜,非我門類,其心必異......”
    藍星君單手掐出個法訣,然后化作劍指在自己的眉心處一點。一點金色光暈散開,他的額頭表面多出了五顆細小的銀色星點。銀色星點表面溢出一道道儒門符文,轉而隱沒在皮膚之中。
    赫然,藍星君的功體氣息陡然變化,由道明境直接飛躍到天劫境第一層的品階。變化的過程中沒有一絲停頓,仿佛他的功體本就是天劫境第一層的水準。
    一層肉眼可見的星輝光罩護在藍星君身體的周圍,光罩表面有星辰龍形游走。
    魂域已經實質化。
    星魂結界!
    藍星君雖然表現出來的修為是天劫境第一層,但他眼下的戰力卻是遠超同階的存在,堪比普通修士的天劫境巔峰。
    徐陽看到藍星君的變化,心中盤算:“這位藍星君大人是要一步步強加施壓,直到逼出我的極限為止。如此這般,最后的結果只能是我的元魔血脈失控。那樣,我就中了藍星君這老頭的算計,他把我擒下囚禁,或是就地斬殺都有充足的理由。他倒是光明正大,為北域除魔了。而我,就是那個被他除掉的魔。”
    心中越想,就越是不甘。
    徐陽雙手飛快掐訣,指尖之上有一枚紫色的魔旋法印跳躍。一刻不停,將這枚魔旋法印往自己的眉心間一拍。
    徐陽身軀一震,他的眉心間便多出一枚魔旋印記來。
    緊接著,這眉心間的魔旋印記似活過來一般開始旋動。
    與此同時,徐陽體內的三色魔旋也旋動的更加飛快,強大的元魔血脈之力在他的體內咆哮。
    徐陽臉頰兩側各多出了一道紫色的魔紋,元魔血脈爆發的副作用開始顯現,在一定程度上魔化他的肉身。
    元魔血脈第二重。
    赫然,一股滔天魔氣自徐陽的身上爆發而出。魔氣翻滾著,化作一尊巨大的紫獅頭顱模樣。
    嗷——,獅王之怒。
    徐陽周圍十丈的虛空不堪重負,現出一道道黑色的空間裂痕,一座強大的元魔結界便護在徐陽的身體四周。
    獅魔結界!
    元魔之力化形為獅,是元魔之力升級的表現。而徐陽的功體表現也來在天劫境第一層的樣子,而且是遠超同階的威壓表現。
    但藍星君與徐陽又非常不同。藍星君只是將自己功體原有的修為逐步放開,他的實際功體是超越天劫境第一層的存在。所以,在天劫境第一層時,藍星君的本身是幾無負擔的。
    而徐陽卻是憑借元魔血脈的爆發,強行提升功體,本體受到的負擔十分沉重,不
    適合持久戰。
    此刻,徐陽的心中也開始打鼓,若是他再強行提升元魔血脈至第三重,他自己對元魔血脈操控的把握就越小。但眼下的情形,卻又逼迫的他不得不如此做。
    “徐陽,看好了!”藍星君一聲招呼。
    七星劍出手。
    “劍道——七星耀天!”
    劍出,甩動一天星辰銀河,其中七星之光為最。
    劍光銀河之中有七星之狀陣列,一劍耀天,蔚然成陣。
    君子佩劍,以彰其德。
    羽道門作為君子之門,崇尚劍道,其中不乏劍修。
    若說眼下羽道門中的眾多成名劍修,藍星君始終是站在云端位置的。
    劍意——銀河!
    劍域——星辰!
    劍氣——七星!
    劍招——七星耀天!
    已然做到四者完美契合,盡顯巔峰劍者的榮耀。
    徐陽目光一凜,不但沒有退卻,卻是向前一步跨出。
    迎著風!
    雙拳同時搗出!
    “拳法——魔神獅吼!”
    拳出,轟動天下!
    拳勁化形,扭動間,化作一尊凝實如真的百丈紫獅的獅頭。
    百丈紫獅張口怒吼,魔風噴涌而出,一道紫色風暴席卷千丈,鋪天蓋地,陣列天下。
    二者極限之招在半空中對撞!
    虛空被一分兩半。
    左側。劍光炸裂,有七星之陣滾動,卷起一天刺目的星辰之光。星辰光影中更有不少銀色的篆字符文飄灑,似書寫著圣人的光明正大。
    右側。魔風翻滾,紫獅之威爆發,噴出一天咆哮的魔獸之怒。魔風之中更有數不清的紫色魔道符文揮灑,似銘刻著魔神不朽的篇章。
    轟轟轟!轟轟轟!
    爆裂之聲如天庭崩潰,震動之威傳出幾百里不止,十里外的白羽峰都有明顯的搖晃之感。白羽峰山巔處有白雪塌落,傾瀉下一道千丈白茫茫。
    白羽峰的壁牢之中,兩名身穿白衣的女子面壁而坐。
    其中一位中年女子,身著美繡白羽衫,五官精致如琢,膚白勝雪,身材也是成熟女人特有的凹凸有致。氣質卻如雪峰,冷若冰霜四個字形容最為恰當。
    另外一位白衣少女,星眉細目,樣貌端莊,體態修長,氣質斐然,白衣落落。如雪山之巔的一枚雪蓮,圣潔高雅四個字似乎寫在她的身上。
    無她,正是瓊華君和瑤君二人。
    白羽峰的震動傳遞到壁牢之中。
    “能散出如此劍道之威的,整個羽道門中也就只有藍星君師兄了。至于和其對抗的人?”瓊華君微微輕嘆,口中吐出一道寒氣,“看這滔天的魔威,都要沖上白羽峰了。那人當真是魔神之子嗎?”
    瑤君的臉上現出焦急之色,站起身來,看向一個方位,認真道:“就算他真的是魔神之子,我也不會放棄和他之間的情緣羈絆。但我堅信,他是不會墜入魔道的。”
    瓊華君微微搖頭,不再多言。心中嘀咕:“但愿徐陽能逃過藍星君師兄的手段。藍星君師兄,我對他最了解不過。凡是對羽道門構成威脅的,他的七星劍是絕不會留情的.....”
    瑤君急得直跺腳,但壁牢之中有著層層封印不能突破。若是有半分機會,她便會飛下白羽峰,跪在藍星君面前,愿以命求藍星君放過徐陽一次。

文學樓(m.dingdian999.com)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幽冥真仙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dingdian999.com

10bet体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