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樓 > 其他小說 > 我在東京創造都市傳說 > 第一三三章 人體醫院(4K)

我在東京創造都市傳說由文學樓(m.dingdian999.com)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肺』。
注視門前的牌子,還未多看。神原真司便聽到從樓梯之上,傳來了轟鳴聲。
比在『心臟』的那扇門前聽到的聲音更大一些。
肺門,離樓上更近?還是說,每一扇門后面,都是單獨的空間?
樓下就是逃生的路線,讓你和血液流動的速度賽跑?
來不及多想,神原真司二話不說,直接開始奔跑。
他想看看樓梯下到底有什么東西?
一般人在這么漆黑幽深的空間,只敢小心翼翼一階一階的走動。可神原真司不管這些,他直接發足狂奔。
畢竟樓上的血液洪流,可不會管你是走還是跑。
那速度,就比瀑布慢了那么一點。
神原真司奔跑的速度很快,他的體質本來就高。雖然靈力只提升靈魂力量,可對于身體素質還是有提高的。
再加上神原真司對于自己的命,不怎么在乎。所以他根本不會去管沖的太快,會有什么危險。
雖然樓梯兩旁都沒有扶手,好似懸于虛空。在階梯兩旁的下方,是無盡的黑暗。
可既然神原真司進了門,就是抱著必死的決心。
不知過了多久,神原真司望著下方一片漆黑的地方。突然一喜,他看到了一道微弱的亮光。
那是另一扇門。
而樓上面的轟鳴聲越來越近,二話不說,神原真司直接來到門前。
他一看這扇門的門牌…
『心臟』。
心臟門?
神原真司腦子轉的很快。
五臟六腑?
在人體當做,以大腦為起始點的話,肺部確實比心臟要離大腦近一點。
所以肺門比心臟門要高?
為了驗證自己心中的猜測,神原真司沒有進入心臟門。
因為他知道如果進去了,肯定會有好幾位手術醫生在等待他。
然后…
將他的心臟直接挖出來。這是已經驗證過的事實了。
到時候還不是要死一次?既然如此,還不如被血液給沖死得了。等他再次醒來,血液會再次從上面涌現。
不過那個時候,他又有時間朝著下面繼續探索。
這個空間,深不見底。
他有時候都想著,要不要直接從上面跳下去得了。
不過想了想還是算了。
如果下面真的是一個無盡的空間,他主動下去,豈不是一輩子都要被囚禁在這個黑暗的空間里?
而且…
如果底下有盡頭。
他掉下去摔死,那么復活后就是在最底下。
到時候底下盡頭有沒有門讓自己出去,這就是個未知數了。
死亡不可怕,可怕的是永遠被囚禁在一個地方。
至少他每次進入一扇門,就算被竹刀醫生搞死,那也只是死亡一次。不像松內先生那樣,給自己來一個死亡循環。
那才是絕望。
神原真司思維如電。
血液涌動的速度很快,更不用說這個空間的樓梯都是直上直下,并不是旋轉樓梯。
只有在器官門之前,才會有一個樓梯口,撐起微弱的亮光。
神原真司也挺郁悶,那些血液竟然不會從沒有扶手的樓梯垂落下去。
不過,這也讓他發現一個疑點。
那就是幾次上面血液傳來涌動的轟鳴聲,都是他進來后瞬間啟動。
好像…
專門就是為了殺他的一樣。
神原真司一邊跑著,一邊思考,當然他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觀察周圍。
眼前的空間幽深黑暗,可視度極低。
如果這個樓梯突然轉一個方向,那沒得說,他要是不注意觀察,肯定會直接掉下去。
好在跑了那么久,樓梯都是直上直下,只有在樓梯口的器官門那邊會有一個轉向。
在思考的時候,后面的血液已經追上。
神原真司也沒有掙扎,直接被大量的血液覆蓋。不到一會,他便被血液給腐蝕完畢,直接消亡。
一分鐘后,神原真司起身。
這是今天第三次死亡。
他沒多去思考,繼續朝著下方狂奔。因為在他醒來之后,他能清晰聽到樓上的震蕩聲。
龐大的血液猶如海浪一般,再次朝著下方涌來。
這血液,就是沖著他來的。
顯然,只要有活著的生命進入這空間,都要被樓上的血液給追逐,最終被腐蝕消亡。
人奔跑的速度,或許比血液流動的速度快。
但那必須在一個空間大的地方,而這直上直下的樓梯,大約只夠兩個半人行走。
也就是說,這樣狹隘的空間,人奔跑的速度絕對跟不上血液的速度。
被沖死,只是時間問題。
要是普通人的監察者進來,恐怕不明就里的情況下就得喪生在這了,更別去說調查怪異了。
不過他的命很多,所以只要死亡的時候不痛苦,他都能接受。
很快,他又來到一扇門前。
他抬頭看著散發這微弱光芒的門牌,上面只有兩個字。
『肝臟』
要進門嗎?
升起這個抉擇,是神原真司想知道,每一扇門里面,到底有沒有避開死亡的辦法。
剛剛他不從肺門回去,是他不確定這地方是不是一個巨大且完整的空間。
雖然都有血液充斥,可這并不能證明什么。
他以為每一扇門都是獨立的空間。
結果剛剛看到心臟門,讓他知道了,每一扇門都對立著原宿醫院的一間手術室。
心臟門他已經進去過了,被挖心然后死亡。
肝臟門呢?
神原真司沒有猶豫,他直接推門而入。
他和其他監察者不同,普通監察者基本只是調查怪異的殺人手段,只要大概知道規律,就會匯報給特殊課。
然后讓智囊團進行討論,是限制還是利用怪異消滅。
不管如何,都和調查完畢的監察者無關了。
就算是替死能力的監察者,在調查的時候也是以保命為主。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是不可能會用生命去查探規律的。
可神原真司不同,命太多。
死亡已經對他沒有任何感覺了,只不過死亡時候飽嘗的痛苦,也讓他在調查怪異的時候小心的起來。
不過在這種時候,必須要用生命查探規律的時候,他也不會猶豫。
再痛苦,有松內先生撕裂靈魂那種慘烈的疼嗎?
一進入肝臟門,和之前進入心臟門一樣。
他還未睜眼,便感覺腦子有一股強烈的模糊感。那是一種精神極度疲憊,想要瞬間睡過去的感覺。
只要神原真司想,就能夠瞬間睡過去,不需要感受沒有麻醉做手術的痛苦。
不過為了尋找避死的辦法,所以他強忍著困意,睜開眼睛。
果然…
和剛剛在心臟門的手術室內一樣,周圍圍繞著醫生和護士。
可是人好像不一樣。
面前這些人雖然個個都帶著口罩,但神原真司還是可以細心的知道每一位醫生和護士相貌都不同。
也就是說,現在的醫生以及護士,和心臟門的手術室那一批醫生護士是不同的。
這讓他狐疑。
之前因為被挖掉心臟,或者說做完心臟摘除手術后。
他在心臟門的手術室等了一會,等到了醫生和護士。
結果詢問的時候,這些人都說沒有人使用心臟門的手術室。
就在他抵抗睡意,強行思考的時候,一道劇痛從腹部傳來。
操!
神原真司再也忍不住,心底罵出了臟話。
這突如其來的疼痛,打斷了他的思路。他緊咬牙關,強忍著疼痛。
不到一會,躺在手術臺上的他便看到一位醫生取出了他的器官。
雖然不認識人體器官,可神原真司也知道既然是肝臟門,那么取出來的肯定是肝臟。
想著,他眼前一黑,直接死亡。
再次醒來,神原真司拿出記事本翻到第二頁。
壽命:96天。
死四次了。
這一次,他很淡定,沒有等待其他人發現,直接從手術室出去。
他坐在長椅上拿著紙筆記錄。
每進入一扇門,都要遭受非人的折磨。
當然,這些折磨都是神原真司自找的。
因為只要不抵抗那股昏睡的意志,他完全可以睡過去,然后等手術做完自然死亡。
期間不會有任何痛苦,可這樣得不到一點信息。雖然剛剛他也沒有得到信息。
同時他也有一個疑問,為什么躺在手上臺上,就會有強烈的困意。
這個怪異這么做,是為了什么?讓死亡的人減少痛苦?怪異有那么和善嗎?
這里面,應該有什么原因才對。
神原真司看了看時間,已經是晚上六點多,快到七點了。
他在原宿醫院呆了三個多小時。
神原真司沒走,他再次找到了院長,要求進行手術觀摩。
這一次,他特意要求從肝臟手術開始。
不過院長也很為難,因為現在沒有關于肝臟的手術要做。
聞言,神原真司表示理解,他將一張名片遞給院長,稱如果有肝臟手術,可以聯系自己。
神原真司可以從其他手術進入門內。
可是他知道,如果想要找到怪異的殺人規律或者避死辦法,最好就是一扇門一扇門的去試驗和尋找信息。
所以,從肝臟手術的那扇門進入,再次朝著樓梯往下尋找接下去的門,是最穩妥的辦法。
而且現在自己死了四次,精神已經開始疲憊了。
這個怪異不像松內先生,會讓自己陷入死循環,他沒有必要讓自己的精神時刻處于緊繃狀態。
而且這樣精神疲憊的調查,很容易思緒越來越亂。
神原真司離開原宿醫院,他在外面隨意找了家面館,點了大碗拉面,當做晚餐。
回到家,他上網查詢了一下。
對照了一下人體器官的順序和下午的經歷。他發現,確實如自己之前猜測一樣。
而且對于血液他也有了自己的猜測。
假如,將門后面的空間,當做一個巨大的人體。
那么他每次進入,就相當于病菌進入人的體內。而血液的沖刷,就是來肅清他這個大號病菌的。
如此,就可以說得通了。
為什么每次他進入,就會瞬間出現血液流動的轟鳴聲。復活第一時間也會有血液流動的聲音。
因為空間內部就相當于人體內部,他這個入侵身體的病菌,自然激起了人體的保護機制。
不過為什么每次打開一扇器官的門,就直接躺在手術臺上?
這個人體醫院,在收集人體器官?
但這又有一個疑點,門出現的時候,醫院的醫生們好像看不見這扇門吧?
這就有疑點了。
如果看不到門,躺在手術臺上的病人,肯定要看不到。
那么這門出現,有什么意義呢?
神原真司腦海中思緒凌亂,他想把這些考慮的點,連成一條線,卻發現根本做不到。
這讓他知道,信息還是不足。明天還要繼續去調查一下。
很快,神原真司便休息去了。
他要整頓精神,明天好繼續尋找怪異的規律。
第二天,他以為會接到原宿醫院院長的電話,結果先一步打電話過來的是警視廳。
不過神原真司沒有驚訝,昨天他讓警視廳調查,不是所有去原宿醫院看病的病人。調查的只是做過手術的病人。
“幽靈大人,我們只查詢到近六個月的患者病歷。”
“為什么?”
“因為…六個月前原宿醫院發生了一起嚴重的火災,很多資料在那個時候焚毀了,已經查詢不到了。”
火災?
神原真司情緒有點嚴肅,可思考了一番,覺得這應該是巧合。
畢竟…
他是前兩天開始調查的。
火災是六個月前的,怎么也不可能因為他未來要調查怪異,所以提前發生火災吧?
將這個想法拋開,神原真司沒有深思。
很快,他收到警視廳發來的資料。
因為要求,所以警視廳已經將需要注意的地方完全標了出來。
神原真司只是掃了一眼,便了如指掌了。
按照每天一百五十臺的手術量來算,六個月的數量是兩萬七千臺左右的手術數量。
資料上顯示。
做過手術的人,近六個月的死亡人數是五千多人。
中老年人死亡數量,占據了百分之六十五左右,也就是三千三百人左右。
其余人數則是年輕人。
可以明確的發現,最近三個月,中老年人死亡占據百分之八十。
可是按照六個月來算的話,則是百分之六十五,年輕人的死亡比重增加了。
為什么?
神原真司沒有思索太久,便收到了原宿醫院院長的電話。
“神原警部,中午十二點,有一臺肝臟手術,您要過來觀摩嗎?”
“馬上到。”..

文學樓(m.dingdian999.com)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我在東京創造都市傳說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dingdian999.com

10bet体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