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樓 > 其他小說 > 劍劍超神 > 第三十九章 成年人全部都要

劍劍超神由文學樓(m.dingdian999.com)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例行求月票咯)
    臨安縣內城,一斬流道場內,‘斬’字下跪坐一尊清瘦頎長身影,面頰清瘦眼眶凹陷嘴唇細薄,神色異常冷厲,凹陷眼眶內的晦暗眼眸厲芒如刃飽含怒意,仿佛要將俯首跪在面前之人劈碎。
    “你不僅逃回來,還丟掉身為武刃道象征的橫刃,真是丟盡武刃道的臉,丟盡我一斬流斬浪道場的臉。”斬浪刀客左之行冷厲的話語中飽含憤怒,恨不得立刻拔出橫刃,將跪在眼前的人斬成碎片,此人,正是斬鐵刀客荊濤。
    荊濤被方青磊一聲怒吼,震懾膽魄,嚇得連佩刀都不拿倉惶逃回縣內城一斬流道場,而后斬浪刀客攜好友提前歸來,看到荊濤空無橫刃一副狼狽如敗犬的模樣,震怒之下詢問,荊濤也不敢有絲毫隱瞞全部都說出來。
    “丟掉橫刃,在我們東刃國內至少要斷臂以示懲罰,嚴重者甚至要斬首。”跪坐在左側的一道精悍短發身影開口,聲音十分冷硬,腔調怪異,好像不習慣用王朝語說話。
    荊濤面色驟然大變,連忙抬頭看向左之行。
    要是被斷臂,這一身實力就會大打折扣,甚至影響到后續修煉,如果被斬首的話,那就涼了,什么也沒有了。
    “一志君,這里是大云王朝,規矩要變通。”左之行說道,但內心的怒意卻絲毫不減:“一志師弟,以你看,那人是什么武道修為?”
    “至少是巔峰武刃師。”東川一志面色凝重腔調怪異的說道,左之行神色凜然,武刃師是東刃國武刃道修煉的境界,對應王朝武道的真武者。
    一尊至少真武者巔峰的武道大高手,難怪自己的弟子不是對手。
    但,那橫刃必須拿回來,丟臉的面子也必須奪回來。
    “荊濤,帶路。”左之行生硬說道,荊濤先是一怔繼而一喜,連忙磕頭后起身。
    “一志君,你就在這道場內等我吧。”左之行將橫刃掛在腰間麻繩上,對坐在一邊的短發精悍中年人說道。
    “我也同去,順便見識見識王朝武者有什么能耐。”東川一志冷冷一笑道,他剛從東刃國渡海而來,要挑戰王朝武者,弘揚一斬流的威名。
    “也好。”左之行點點頭,聯訣踏出一斬流道場。
    ……
    青虎武館,林霄已經換洗上干凈短袍,正用幽怨的眼神盯著面無表情的方青磊。
    “斧哥,對你這樣的大佬來說,那直刀也不算什么啊,但對我和阿正來說,那關系到他上學學費和娶媳婦生娃的費用啊。”林霄再一次開口,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希望能打動方青磊,讓他將那直刀還給自己。
    沒錯,是還給自己,因為那是自己的戰利品。
    只可惜,帶著戰利品回到武館后,方青磊偏要說那是他的戰利品,要是林霄不給,他就動手,看方青磊一副摩拳擦掌很想揍自己一頓的架勢,林霄以最堅決姿態……最慫的表情交出那直刀。
    心痛!
    交出直刀的一剎那,就好像是拿出千兩白銀巨款那般的心痛得無法呼吸。
    錢!
    那都是自己的錢啊,心頭肉啊,方青磊的做法,等于是在林霄的心頭挖出一塊肉啊,能不痛嗎?
    任由林霄怎么說,方青磊始終是一副面無表情的樣子,明顯就是不想搭理林霄,但林霄就好像復讀機似的一直重復重復再重復,好像一萬只蜜蜂在耳邊嗡嗡嗡嗡不停,方青磊終于忍不住了:“左之行很快就會來贖回那橫刃,你想要的話,等左之行到來,交給你處理。”
    “左之行。”林霄微微一怔,旋即想起左之行不就是縣城一斬流道場場主、有著斬浪刀客之稱的真武者么,頓時堆起滿臉笑意訕訕笑著:“呵呵呵呵,斧哥,那什么斬鐵刀客是被你嚇跑的,他落下的武器當然是你的戰利品。”
    “這橫刃……不想要了?”方青磊似笑非笑的看著林霄:“價值千兩白銀啊,白花花的銀子啊。”
    林霄神色一滯,眼前好像真有白花花的銀子閃爍著妖嬈光芒,不斷的勾動手指引誘自己,旋即林霄訕訕一笑:“斧哥,那什么橫刃我不要了,你直接給我一千兩就好。”
    話一出口,林霄不禁給自己的機智反應點個贊,又能拿到錢又能避免麻煩,多風騷的操作啊。
    “這么大的拳頭嘗過沒有?”方青磊先是一怔,旋即似笑非笑的舉起砂缽大的拳頭沖林霄說道。
    “沒有大豬蹄子好吃。”林霄一本正經的回答。
    既然無法拿回那橫刃,也得不到千兩銀子,林霄表示不想再和方青磊說話了,自顧起身回房。
    ……
    “真武者實力太強了,比內練正武者強出太多。”
    仔細回想白云堂內的戰斗,林霄不禁暗暗感慨,幸好上一次對付破心虎時突發奇想的弄一塊鐵板護胸,效果相當的好,之后林霄又到鐵匠鋪找那老鐵匠定做,上一次趕時間,因此那鐵板相對比較粗糙,這一次卻是反復鍛打淬煉,同樣的厚度,防護效果則比上一次好了不少。
    要不然,王然那一道指勁轟擊,自己早就嗝屁了,哪里還需要等到斬鐵刀客的掌刀直劈。
    要不是有鐵板護胸擋住,掌刀直接落在自己身上,直接就能將自己劈死,都等不到斧哥前來救駕了。
    林霄也曾琢磨過弄一身鐵甲穿著,更好保護自己,但仔細想了想就放棄了,一身鐵甲穿著很影響行動啊,只能退而求次護胸就好,還會被衣袍遮住,不容易讓人覺察到。
    “正武者、真武者、武道大師啊。”林霄暗暗感慨:“也不知道啥時候我能修煉到武道大師。”
    想一想斧哥,一聲字滾’如虎王咆哮般的驚天動地,直接嚇得那真武者級的斬鐵刀客連刀都不要了,倉惶逃竄猶如敗家之犬似的,何等威風啊。
    “要是,換個目標?”林霄突發奇想,一邊揉著下巴,旋即恍然:“干嘛要給自己設立一個二選一的檻,當幫主和成為武道強者并不沖突啊,何況我又不是小孩子要做選擇,成年人應該全部都要。”
    一邊說著,林霄雙手伸手齊齊一抓,好像抓什么龍爪手似的,嘿嘿直笑。
    想著想著,林霄又想到今天所發生的事情,很明朗了,是新幫主王天華要對付自己而設下的局,王大牛三人等于是被利用,或者說是被自己給牽連的。
    “王天華。”林霄頓時露出滿臉冷笑,基本可以肯定一點的是,現在王天華他們不敢再對付自己了,一是蕭天宇這個名頭,二則是斧哥那一吼的恐怖威勢,更是極大的震懾到他們。
    能夠吼退一個真武者,至不濟也是真武者,等于說林霄身后是有真武者作為靠山的,在摸清楚林霄的真正底細之前,可以肯定王天華他們不敢再對付林霄。
    “要不,將王天華殺了……”林霄頓時沉思起來,思索起其中的可行性。
    殺王天華倒是不難,區區內練入門,劍術也無法和自己相比,全然不是自己對手,當時若非王然插手,王天華早就完蛋了。
    但王天華旁邊有王然跟著,要越過王然擊殺王天華,那就很難了,自己現在還對付不了一個內練圓滿的高手。
    另外一點,林霄也是想到,自己若是干掉王天華,固然是爽快了,后續麻煩會接踵而至,總不能事事都依靠斧哥吧。
    這一次被斧哥所救,也是屬于意外,全然沒有在自己的意料當中。
    最主要的是,林霄擔心影響到阿正。
    “算了,那就讓王天華再逍遙一段時間,若有合適的機會,他就死定了。”林霄冷冷一笑,將這筆賬先記下來。
    如今,自己被降級了,從大頭目降級為精英幫眾,降級也就降級吧,至于罰款千兩白銀,想屁吃,半文錢都不給,而王大牛三人等于是被逐出白云幫了,就算是沒有,林霄也希望他們退幫。
    其實混幫派,真沒有什么前途,尤其是對于普通人。
    王大牛三人現在雖然學了坐馬樁和基礎武學,但想通過坐馬樁修煉到武道入門,沒有七八年的時間根本不可能,幫派繼續混下去,都不確定能不能活那么久。
    林霄是建議他們,先將大柱的傷勢治好之后,再找其他的活計,或者自己做點小生意也行,到時候不管是什么決定,林霄都會贊助他們一筆。
    當一個普通人,安安穩穩的活著,將來娶妻生子,也不失為一件好事,至于混幫派這種危險的活兒,還是交給我林無命吧,不管怎么說,我林無命可是立志要坐上幫主之位的男人啊,那是一個年少時的夢想,等以后老去時,不會因為曾經的碌碌無為而懊悔。
    “想要當幫主,還是需要有足夠的實力。”林霄自言自語說道,當初賀明山也曾告訴過自己,假若自己是內練修為的話,他倒是可以直接寫信到總幫舉薦自己繼任青桐鄉分幫幫主之位。
    曾經,那幫主之位近在咫尺,卻因為修為不夠而失去,會呼吸的痛啊。
    念頭轉著轉著,林霄又到之前的戰績獲得,按理說擊殺三個外鍛圓滿,自己是得到三十戰績沒錯,而一劍絕殺會額外得到雙倍戰績,那么應該是得到三十加六十總數九十戰績才對,事實則是得到三十加一百二十總數一百五十,這其中就值得斟酌了。
    “一劍絕殺……一劍三殺……”
    林霄沉吟起來,覺得其中的區別就存在于那描述當中,絕殺是只擊殺一人,三殺則是只一劍擊殺三人。
    “難道說,一劍絕殺是雙倍戰績,而一劍二殺是三倍戰績,一劍三殺則是四倍戰績?”
    仔細、反復斟酌后,林霄篤定了,自己的推測當是無錯,如此一來,獲得戰績的方式又拓寬了啊。
    摒除雜念,林霄專心修煉起來,爭取盡快修煉到外鍛極限,再沖擊內練。
    與此同時,三道穿著打扮相似的身影風塵仆仆的順著寬闊的官道,踏入青桐鄉地界之內,直接往白云幫飛奔而去。

文學樓(m.dingdian999.com)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劍劍超神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dingdian999.com

tlc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