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樓 > 其他小說 > 大荒河圖 > 第三十二章 懦弱的轉變

大荒河圖由文學樓(m.dingdian999.com)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在于青檀分別之后,周不疑看著自己手中拿著的那柄剛剛得到的小劍,情緒頓時憂愁了起來。
    自己的父親竟然要在那樣的情況下獨自面臨偌大的一個東巽嗎?
    因為自己父親的原因,周不疑小的時候啟蒙老師就是那位在南離有著碩碩威名的白家老帥,自打小時候便學的是兵家之術,雖然現在的他,用那白家老帥的話來說,還是一個白癡統帥,可是即便是這樣他也看得出來自己父親手中可用的兵力有多么的捉襟見肘。
    剛剛青檀籠統的給周不疑說了商州目前的駐軍還有約莫三萬,拋去那些駐扎要地不能擅動的駐軍,自己父親到了商州之后可以調動的兵力只有堪堪一萬有余,而且商州那個地方的駐軍裝備換備是六年一次,遠遠比不過其它邊境州部駐軍的三年一換,更別提跟禁軍的一年一換相比了。
    拖著一群裝備老舊,數量堪堪過萬的軍隊面對整個東巽施加的壓力,這樣壓倒性的局面,恐怕就算是兵仙在世,恐怕也很難扭轉局面的吧?
    就算是自己父親的威名還如之前那般,可以一言喚來萬人為其效死,那局面也難得很啊,自己雖然對東巽國了解不多,但是那好歹也是與南離并列為大陸三大國之一的大國啊,傾其國力怎么說也能派出十萬以上的兵力吧?
    商州那個地方的地圖自己之前也看過,沒有多少險地,大多都是平原山坡,只要那東巽統帥不傻的話,從商州作為突破點進攻南離,那自己父親縱使如有神助也只能固守一地,無法回援其它地方。
    周不疑仔細揣摩了這些之后,雙眸的眼神越發的沉穩下來。
    看來自己這一趟的任務決定的要素可真是重中之重。
    可是在想明白這些之后,周不疑的面色變的是更加的難看了起來。
    “哎呦”
    周不疑一不注意,直接迎面撞上了一個人,搞得自己被那人撞得生生后退了幾步,摸了摸自己的腦袋,周不疑抬頭一瞧,那被自己撞了的人竟然就是此行要跟自己一起的苦木。
    而苦木身旁的那與苦木年紀相仿的男子,應該就是忽地笑了吧。
    苦木看著這有些傻乎乎的周不疑,皺了皺眉頭,而后不知為何有些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指著周不疑對一旁的忽地笑說道
    “這家伙就是咱倆此行要帶著的那個小屁孩。”
    忽地笑在知道面前這個有些傻憨憨的小孩子居然就是那個周王世子之后,面色忽然一變,用手擦了擦自己的雙眼,仔細的看了看周不疑之后又看了看苦木,想要說什么。
    而苦木則是附耳到他的耳旁,小聲說了一些話,忽地笑這才慢慢的點了點頭,對著周不疑頗為豪邁的說道
    “原來你小子就是周王爺府上的世子呀,咱們此行去東巽的路上,你就跟著我就好了,由我來好好護著你,肯定不會被一些宵小之輩給動了一些壞心思的。”
    說這話的時候,忽地笑的面色有些不一樣,不過周不疑卻沒有注意道這些,只是靜靜的嗯了一聲。
    而后忽地笑見苦木遲遲不說話,就撇了撇嘴,招呼著周不疑說道
    “來吧來吧,你小子就直接跟著我們倆就好了,咱們三現在就去宣室殿見陛下領旨,而后就準備出城前往東巽了。”
    周不疑沒說話,只是走到了苦木的身旁,并不作聲。
    忽地笑見這也沒說什么,因為就在剛剛他見到周不疑的第一眼,他就認出來了這個小孩子就是自己上個月帶隊前往平輿縣刺殺的目標。
    可是自己當初在接到這個任務之后,執金司那邊給自己這個小孩的背景上說這個小孩是朝廷上一個貪官的私生子,讓自己直接見到這小孩子直接就當場射殺。
    不過當時自己接到這個任務的時候也確實有很多疑問,因為如果這個任務只是一個刺殺小孩子的話,何必要讓自己一個統領親自去呢?再說這本來也不是他們執金司該管的事吧?
    而且讓自己這樣一個統領親自去也就算了,還讓自己帶了一隊羽林衛過去。
    對,就是羽林衛,當時出發的時候忽地笑也懵了,羽林衛那可是皇室禁軍之中最為神秘的一個體系編制了,能夠進入那里面的人不論是身世祖上三代都是南離忠臣,還是其個人實力都是一等一的好手,且羽林衛也是為數不多只聽從離帝命令的軍隊。
    自己一個箭術高手,外加一隊羽林衛,這等陣容都可以去刺殺一些小國的君主了,結果現如今卻要全部出動去殺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屁孩?
    雖說后面在平輿縣遇見了苦木和姬無影,這才讓這個陣容不至于沒發揮什么作用,但是忽地笑也不是傻子,一個只聽從離帝命令的軍隊,結果居然參與進來了這樣一個任務,這背后肯定牽扯了不少大人物和隱秘之事,要不是自己師傅鐵箭禪師的身份非凡,而且自己在箭道上的天賦也是一絕,不然的話難保自己現在是不是已經被人給陰死了。
    而當時的這種種猜測,在得知了那個小孩子竟然就是周敦頤唯一的兒子周不疑時,忽地笑此時都已然確定了不少心中所想。
    這場博弈,赤裸裸的就是一場針對周王周敦頤的陰謀,苦木那個家伙,可是那個身世離奇的周王后的門客,如此猜想的話。
    偷偷派人刺殺掉周王府嫡子,再順帶手除掉立場偏向周王府的一大助力苦木,再剪除掉周王在朝廷上的羽翼,現如今更是派了周王去商州領軍抵抗可能會發動攻擊的東巽,呵,你說你派也就派了,派之前還非得找個假的不能再假的借口從商州調出來一大半常駐軍來換裝整備。
    商州那可一直都是爹不疼娘不愛的地方,兵部都默認六年一換裝,現在算算年頭距離上次換裝才過了三年多,忽地笑肯定不會覺得兵部會這么好心,這次調動定有離帝的旨意在里面。
    只要調走一大半駐軍,再借口換裝拖上個把月,大不了到后面再由離帝出面隨便找個借口,這又可以拖上半個月,東巽那邊按照自己在錦衣衛檔案庫里查到的信息來看,可以調動參戰的軍隊估摸著就是成都城的十萬中央軍了。
    看來此次離帝是要來一招明謀設計周王啊,不過這一招也太過拙劣了吧,自己都能輕而易舉的猜測出來,那苦木他們。
    心里想著,忽地笑悄悄地看了一眼苦木,見苦木依舊面無表情跟冰山一樣。
    他們得到的情報不如我多,不過應該也隱約有了一些猜測。
    離帝真的會用這么漏洞百出的計策嗎?
    忽地笑現在感到疑惑的就是這里,如果這件事是一些凡夫俗子搞出來的,自己恐怕也會覺得理所當然,畢竟凡夫俗子哪有那么多的想法。
    但是如果放在離帝身上的話.....
    一個安安穩穩坐了那個位置十來年的家伙,布置出來的計策真的會只是這樣嗎?
    自己也曾從師傅鐵箭禪師那里聽說過上一代的皇位爭奪戰,雖然如今的周王曾經的二皇子,是當時最有希望繼承大統的皇子,而且那時候的諸位皇子們個個都是可稱為一方霸主,在南離遭遇諸國聯軍的時候,也是這些皇子們身先士卒,雖說最后諸國聯軍退兵的原因是因為風不平突然崛起,但這其中諸位皇子們出的力明眼人都看得出來。
    而現在的離帝在那個時候還只是一個未出閣的皇子,一無人脈二無家世,然而最后卻可以擊敗那些優秀的兄長們順利登基。
    這樣的一個人物,會是一盞省油的燈嗎?
    過了沒多久,在宣室殿外太監的通報之下,三人進入了宣室殿,見到了正在臥榻之上批改奏折的離帝。
    這時候的離帝已經褪去了龍袍,換上了一身輕便舒服的黃袍,雖然身為君主,可是現在的離帝看著卻有些憔悴,看著那案板上堆積如山的奏折和另外一摞古籍,還有那已經涼了的參湯。
    看來這個陛下已經處理政務有了一陣子了,連膳食都顧不上吃。
    三人進入宣室殿后,屈膝跪地,左手按住右手支撐在地上,而后緩緩的叩首到地,極為恭敬的行了一禮。
    而離帝在身旁太監的提醒下這才看見了這三人,擺了擺手,和善的對著他們說道
    “你們三個不必給朕行這么大的禮,都免禮起身吧。”
    三人齊聲說了一句遵命之后,站起了身子,而離帝則是從一旁的奏折里翻出來了一封詔書,交給了身旁的那個太監。
    太監雙手捧著詔書慢慢走到了苦木的面前,苦木剛要行禮接旨,只聽離帝笑瞇瞇的說了一句
    “朕都說不必行禮了,拿了這詔書便速速準備出發吧。”
    苦木怔怔的點了點頭,雙手接過詔書,好生的收了起來。
    離帝滿意的點了點頭,緊接著看著三個人之中個子矮了一大頭的周不疑,笑著對他招了招手,道
    “不疑,來朕這兒。”
    周不疑乖巧的走到了離帝跟前,說實話他跟離帝也算是熟人了,據自己的奶媽說,自己小的時候離帝還抱過自己,也不知道有沒有捉弄自己。
    離帝慈愛的認真看了看面前這個小孩子青澀的面龐,伸手揉了揉周不疑的腦袋,細聲安慰道
    “其實此行你是不必去的,但這都是一位王叔的意思,他說想讓你去東巽見見世面歷練歷練,不過不疑,如果你不想去的話就給皇伯伯說,皇伯伯還是可以把你從名單上去下來的。”
    因為周敦頤跟離帝的關系,所以理論上來講,離帝還真算是周不疑的伯伯,只不過是這個自稱往往也就只有離帝可以主動說出來罷了。
    而聽到離帝有些關懷的善意之后,周不疑則是毅然決然的用力搖了搖頭,沉聲說道
    “不,小侄知道此行的重要,而且小侄的父親此時還在前往商州主持的路上,小侄無論是于公于私,都不應因了自己的膽小懦弱而逃避這件事。”
    聽到周不疑的這番話,不止是離帝的臉上有些震驚,此時即便是那一直以冰山樣貌示人的苦木的臉上也是有些不可思議。
    離帝感到震驚的原因是因為他覺得一個二代,一旦知道了此行的危險之后,肯定是會哭著喊著求自己從名單上把他給去掉,可是沒想到的是,從周不疑的神情中,離帝沒有看到絲毫對于此事的恐懼和害怕。
    至于苦木感到的不可思議,還是因為他與周不疑接觸過了好幾次,他對這個小孩子的觀念還是自作聰明,膽小懦弱,原本自己聽到陛下說可以把周不疑去掉之后,他以為周不疑應該會高興才對,可是萬萬沒想到,周不疑居然拒絕了?
    “哈哈哈哈哈。不愧是二哥的孩子,哈哈哈哈哈哈”
    驚詫了一會兒之后,離帝忽然放聲大笑,這個孩子可真是不錯,不錯。
    而一旁的苦木,此時臉上也是難得的露出了一抹細微的笑容。

文學樓(m.dingdian999.com)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大荒河圖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dingdian999.com

10bet体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