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樓 > 玄幻魔法 > 太初 > 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救黃狗無上神通

太初由文學樓(m.dingdian999.com)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死,統統要死!”
麒麟一頭金色的長發飛舞,俊朗的臉上盡是一片癲狂、兇戾之色,陣陣兇殘、嗜血、陰狠之氣激蕩大殿。
他抬手像背后一揮。
“鏘……”
一道清脆的聲音傳出,只是一道聲音響起,卻給人一種利刃破空而來,要將人一刀斬成兩瓣的錯覺。
麒麟手中,出現一柄銀色長刀,刀柄赤紅,似是一湖血水鑄造,血腥之氣瞬間籠罩眾人,讓人感覺似乎是深處血流成河的上古戰場之中。刀刃為銀,望之一眼,便有心神被洞穿之感。
“麒麟銀刀!”儒羽老祖驚呼:“快,攔住他!”
話音方落,麒麟已是一刀斬出。
毫無花俏,只是平平一刀斬了出,卻給人一種一刀之下,可蕩盡天下群雄,斬碎萬物之感。
他身前的空氣被瞬間撕裂,露出一道白色的裂痕,刀刃之上,銀色豪光閃耀,帶有弧形的刀光墜落,猶若皎月自天際之上飛落。
浩蕩無際的刀意噴涌而出,刀光璀璨,整個大殿都變的一片銀白,刺目的刀光帶著一股可橫掃一切的霸道氣勢向著掃蕩而去。
無論前方是神是鬼是人是妖,一刀盡可斬之。
霸道、蠻橫!
這便是他的刀意!
這一刀落下,甚至給人一種天上地下唯他獨尊的感覺。
儒羽老祖臉上儒雅之色盡去,他的背后,三座道宮浮現,三座道宮各不相同,連在一起,卻是組成了一副稷下學宮之景。隱隱約,似是有無數學子于其中習文求學,陣陣讀書聲自道宮中傳出,聲音清朗,將大殿中的暴戾氣息清散不少。
他手中紙扇刷的一聲打開,黑白的紙扇,卻宛若傳說中的孔雀王開屏,射出七彩的璀璨光芒,光芒耀世,猶若一道虹彩之墻,將眾人盡數護在其后。
這一刻,儒羽老祖宛若一位庇護天下生靈之圣人一般,臉上渾身閃耀這神圣光輝。
刀光落下,斬在這七彩的紅芒之上,猶若可毀天滅地的兩道雷霆碰撞在一起一般,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
整個大殿在這巨響聲中,轟然晃動起來,一道肉眼可見的罡氣余波向四周飆射掃去,所過之處,一切桌椅、地板、墻壁盡數碎裂化作一片齏粉。
整個大殿,這這一刻,轟然炸裂,煙塵翻滾升起,直沖天際而去。
浩蕩的刀勢在這七彩虹光阻擋下微微一緩。
麒麟兇光畢露,本已滔天的氣焰再盛一分,背后四座道宮之中靈氣急速流轉,周身的空氣隨著這靈氣的轉動,而震動起來。
星河一般浩瀚的氣息四下翻滾,銀色的長刀再次揮動,帶著強橫無匹的氣勢斬落。
又是一刀墜落,七彩的虹芒從中間破碎,消散于空氣中。
“嗤……”
一道撕裂的聲響傳出,似是整個世界在這一刀之下,被劈成兩瓣。
紙扇從中間斷裂,威猛到極點的一刀向著儒羽老祖斬去。
眼看這充滿了駭人力道的一刀便要將儒羽老祖一刀斬斷,斜刺里,一只巨錘出現。
山圖老祖靈氣激蕩之下,身上的衣袍炸裂,露出古銅色的精壯身軀,他雙手持斧子,宛若一尊上古時代的巨靈戰神,剛烈無匹,揮動巨錘砸向長刀。
巨錘砸落,似是巍峨恢弘之巨山墜落,身前的空間被瞬間壓爆,寸寸碎裂開來!
山岳壓頂,狂風呼嘯,地動山搖。
錘勁之強,帶起駭人之龍卷颶風,卷著大地碎裂的一塊塊石塊,向著麒麟砸去。
麒麟面對這剛烈無匹的一擊,毫不退讓,即便他手中的麒麟銀刀,與巨錘這等巨形兵刃硬碰硬要吃虧,可他仍舊毫不避讓,持刀與巨錘撞在一起。
對拼之下,山圖老祖卻是雙臂酸痛,無盡的氣浪襲來,好似是被決堤潮水正面沖到一般,體內氣血翻騰,五臟六腑都好似被震裂了一般。
一旁,體內氣息平復下來的萬象老祖和鯤禹老祖兩人也紛紛上前。幾大道宮境老祖聯手壓制麒麟。
麒麟毫無懼色,他披頭散發,瘋狂如癲,揮動麒麟銀刀,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一刀一刀斬出。
這便是他的道。
便是再多對手又如何?
他這長刀,可盡數斬之。
他可是麒麟,擁有上古血脈的麒麟,他便是天下間最強橫的存在!
強橫無匹的威勢向著四周激蕩,古老、荒蕪的原始野性氣息彌散。
山林間,一聲聲虎嘯、狼嚎傳出。
一人一刀,力戰無為道宮境老祖,這是何等的威勢,何等的氣魄!
幾人激戰之下,四周的大地不斷碎裂,沖飛到天際,在真浪的沖擊下,化作一片齏粉。
眾人所在的這座高山,更是不斷塌陷。天空寸寸撕裂,露出黑色的裂縫。
狂風呼嘯、罡風陣陣、地動山搖,天地色變!
遠處,一個個修為低弱的修士,緊緊是被眾人交手的氣浪波及到,便瞬間化作一片血水。
遠處,虎嘯、狼嚎聲越來越近。
不過片刻時間,一頭頭巨大的異獸出現在戰場邊緣。
全身漆黑,生有雙尾,充滿了陰冷氣息的巨蟒,背生雙翅,威猛無匹的巨虎,恐怖、邪惡的蛇蝎……
一頭頭異獸,每一頭都充滿了恐怖的氣息,他們一出現,便向著那五位道宮境老祖沖殺而去。
麒麟,那可是擁有純正的古之麒麟的血脈,所有異獸都以他為尊,他便是這所有異獸之王。
一時間,五位老祖被完全壓制住。
秦浩軒并未輕易參與到麒麟的戰斗之中,他畢竟是外人,而眼下是古教內部之事。
他邁步向著倒在地上的黃狗走去,即便是幾人的戰斗再激烈,戰斗的余波四處沖蕩,都沒有傷到地上的老黃狗一分一毫。
有兩位修為比不得老祖,卻也不弱的修士一直守護在老黃狗的身側,阻擋著四周激蕩而來的氣浪。
倘若這已經死去的老黃狗真的因為他們的戰斗,而尸骨不存,那麒麟恐怕真的要與瑤池古教不死不休了。
他不好插手雙方的爭斗,卻可以看一看,能不能救活這老黃狗,畢竟他一路走來,奇遇連連,更參悟輪回,可以施展輪回之力,以輪回之力的神奇,或許可以救活這老黃狗。
秦浩軒走到老黃狗身前,輕輕嘆息一聲,晚了。這老黃狗身上沒有一點生命的氣息,他甚至可以察覺到,老黃狗的肉體都在慢慢的萎縮,顯然已是死透,便是施展輪回之力也救不活了。天下間也沒有人能夠救活這老黃狗了。
無人能夠救活老黃狗,古教和麒麟怕是無法和解了。
大戰仍在繼續。
天際中,一位位瑤池古教的高手趕制,高聲大喝:“麒麟住手!”
“麒麟,你暫且住手。”
“麒麟再不住手,我們便一同出手鎮壓你了。”
“麒麟……”
麒麟置若罔聞,仍舊一刀接著一刀斬出,兇狠的模樣,似是要將整個古教都摧毀。
天際之中,又一道身影飛來。
他眸若星辰,白面微須,面含溫笑,整個人宛若從歷史畫卷中走來,充滿了溫煦之感,讓人心神舒暢。
慕容超!
秦浩軒驟然轉頭,雙眸之中殺意宛若實質一般噴勃而出,慕容超他果然是活過來了!
活過來?
那自己便再殺他一次,他能復生一次,能復生第二次?
便是他能再次復生,那自己便再殺一次!
他復生一次,自己便斬殺他一次,一直殺他到不能復生為止!
秦浩軒體內殺意蔓延而出,四周的空氣都因這殺意而凝固,周圍溫度驟降,龍鱗劍出鞘!
慕容超飛至此處,一眼便看到秦浩軒,他面對秦浩軒那磅礴若海的殺意,面上毫無懼色,嘴角甚至露出一道若有若無的笑意,轉頭沖著正在交戰的眾人高喝道:“暫且住手,我能救他。”
一聲大喝,不少人的目光紛紛望了過去,一看之下,眾人幾乎不敢相信自己雙眼所見。
“那是慕容超?”
“慕容超,他不是被小仙王秦浩軒所殺嗎?怎么又站在這里了?”
“真的是慕容超,他已經死去將近一百多天了。怎么會……怎么會出現?”
“死而復生?人真的可以死而復生?”
“當日,無數人親眼看到慕容超死去,而且是死的不能再死,他怎么會還活著?”
麒麟揮刀的手臂微微一頓,慕容超,他不是被秦浩軒殺死了嗎?這些日子,他不知道聽到多少人在他面前提到秦浩軒了,更不知道聽到多少次,聽到比人講秦浩軒是如何斬殺的慕容超。
已經死去之人,怎的再一次出現?還說能救自己的母親?
他死去之后還能復生,或許真有救活自己母親的能力。
麒麟臉上兇戾之氣盡消,猛地轉身,只是一個呼吸都不到的功夫,便出現在了慕容超身前,雙目期盼的望著慕容超,急切道:“你能救吾母?”
原本那一個個抵擋著麒麟的道宮境老祖也紛紛飛到慕容超身前,將慕容超團團包圍起來,這個時候他們也顧不得問慕容超明明死了,怎么又死而復生,同樣滿是著急的詢問起來。
“慕容老祖,你當真能救麒麟之母?”
“慕容老祖,你有何等辦法?”
“慕容老祖,你有幾成把握?”
“慕容老祖……”
他們古教和麒麟之間,唯一的問題便是麒麟認為,古教沒有保住他的母親。
若是慕容超能夠救活氣麒麟之母,所有的問題迎刃而解。
秦浩軒看著被眾人圍在中間的慕容超,雙眉微微一皺,慕容超號稱能救活麒麟之母,眾人竟然會將他保護起來,不會讓他傷害到慕容超的。
自己沒有機會動手了。
而且這慕容超當日他復活之后,充滿了陰森、狠辣、兇戾之氣,如今的他卻又恢復了人前那副溫潤的樣子。
自己總是感覺他的復活太過古怪,倒是看一看,他用何等手段,能救活一個已經死透的老黃狗。
慕容超如玉般的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目光之中充滿了自信:“十成。”
眾人聞聲,一個個更是驚疑。
“十成把握?”
“慕容老祖此話當真?”
慕容超嘴角噙笑,也不與眾人言語,他徑直走到黃狗身前,雙手之中,一股金黃色的光芒涌出。
天際之中,陽光灑落在他的身上,遠遠看去,他整個人仿佛沐浴在圣光之中心憂萬民的圣人一般,充滿了圣潔的光輝。
他伸出白皙的雙手,輕輕放在老黃狗的狗頭之上,手中浮現出一抹銀色的光芒,猶如流淌著的生命之泉一般,緩緩流到老黃狗的身上。
濃郁的生命氣息充斥這一方世界,萬物在這一刻似是盡數復蘇,一株株在方才的大戰之中,已是死去的草木紛紛長出一抹新綠,長出新芽。
早已經沒有了任何氣息的老黃狗的身子微微動了一動,早已沒有了生氣的她,散發出陣陣的生命氣息。
她那一雙緊閉的雙眼,一點一點,慢慢睜開,她的身上,毛發慢慢散發出新的光亮。睜開的雙眼中,眼神更是慢慢變的明亮起來。
“活了!真的活過來了!”
“竟然真的復活了!”
“真乃神跡!”
一個個瑤池古教之人大喜,老黃狗活過來了,他們仍舊可以如同之前一般,用老黃狗來控制麒麟。
麒麟臉上早已看不到一點之前的狂傲,他身子一閃已是出現在老黃狗身前,滿是關切的問道:“母親大人,您還好嗎?”
“很好。”老黃狗口吐人言,只是似乎是因為剛剛復活的緣故,她的聲音顯得有些疲憊道:“只是有些累了。”
“母親大人,您先休息,您回……”麒麟剛剛想要讓老黃狗回宮殿休息,卻是尷尬的發現,他母親的宮殿在剛剛的大戰中已是毀掉。
儒羽老祖看出麒麟的尷尬,立時開口道:“麒麟,若是你不嫌棄,可去我之洞府。”
萬象老祖心中暗罵麒麟這瘋貨不止,卻也知道這種時間跟這種東西拉好關系的機會難得,只能一邊心中狂罵,一邊熱情的邀請的說道:“還是去我的洞府吧。你的洞府,學子太多。”
秦浩軒看到這一幕眉頭緊鎖,死而復生?這非人力所及!便是傳聞中仙人都沒有讓人死而復活的手段,這黃狗的復活怕并非是真!還有那慕容超已然被削去首級,為何他又活了?難道是仙王給他留了什么保命的手段?..

文學樓(m.dingdian999.com)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太初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dingdian999.com

10bet体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